金帝小說網 > 素手成雙 > 第151章 ·姬氏血脈
    “放肆!”星華冷喝一聲。“太后豈是你們說處置,便能處置的?!姬皇后乃是自刎而死,與太后何干?”

    “而陳氏,是你們暗宗有惡名在先,才有陳氏設計潛入姬氏內部,收集證據,揭發姬氏與暗宗有勾連,何罪之有?!”

    “只是收集證據?”月澤冷笑道。“我母后用性命保下了姬氏一族,卻在押往慶州的途中,被陳氏斬盡殺絕,滿門上下一個不留,怎么就不提了?”

    “皇兄你是真蠢,還是裝傻?”星華罵道。“若不是父皇授意,陳氏有那么大的膽子去殺欽犯?而且,連你們都能查到乃是陳氏所為,朝廷會查不到?!為什么不查辦陳氏?你認為這些年,陳氏真的可以只手遮天到可以蒙蔽圣聽,讓父皇對他們言聽計從?”

    “父皇?”月澤心中微微一頓。

    確實,陳氏勢大,卻也還沒有大到可以擺布皇帝的地步。他也確實懷疑過他父皇的態度,但是無論如何,父皇對他還是不錯的。在皇后的針對擠兌下,一直護著他。平日里的一切用度,也都是照著嫡出皇子的份例給的,從來不曾短了他什么。

    如果,真的是他父皇想滅了姬氏,那為什么還要留著他?

    “你以為,為什么在你顯出孔雀真身之后,父皇立馬就退位了。他是因為傷心難過嗎,是因為虎毒不食子,不想對你下格殺令嗎?”星華冷冷一笑。“正好相反,他是想殺你!但是,他不能自己下令。因為姬皇后死之前,逼他立下了血誓,必須好好照顧你,保你一世平安。”

    “當初要對付姬氏,也是父皇的意思。姬氏仗著有從龍之功,妄自尊大,在朝政之事上,指手畫腳。還以姬氏祖訓要求父皇,從一而終,不得納妃。若是沒有父皇的授意,就憑陳氏當初那么個半大不小的氏族,也膽敢設計姬氏?”

    “父皇一世惺惺作態,什么都要,還要美名。若不是對姬皇后立下的那個血誓,若不是你是個半死不活、不能修煉的廢人,你以為他不想殺你,不想斬草除根?!皇兄你不防好好想一想,這么多年來,母后明里暗里對付你,父皇哪一回真正追究過?”

    “……那為何緩緩一被查出是青鳳仙體,父皇就把她指婚給了我?父皇他、分明也是想要我的病,能夠好起來的!”月澤反駁道。

    他終究還是不愿相信自己的親生父親,也是不愛他的。

    “你以為是為了你嗎?他是為了他自己。”星華似乎是被他的天真給逗笑了。“他曾經答應過我舅舅,將來我的皇后也會從陳氏出。但是沒想到的是,我母后自己認可了緩緩,父皇一時忘記了當初的承諾,也答應了。當知道緩緩是在按太子妃入宮之制在走流程了,舅舅就去找父皇抗議,然后正好遇上青鳳仙體之事,他就順勢把緩緩指給你了。一來對我舅舅有個交代,二來還博了個愛護你的美名。”

    “至于那時把徐徐指給我,就是一個虛招,一個權宜之計,是為了安撫風氏。不然,緩緩從太子妃變成配了你這么個廢人,風氏能不跟他鬧?若不是徐徐后來查出了金鳳仙體,我成婚時的太子妃,也不會是徐徐。”

    星華看著他:“我舅舅那有密函,你若是不信,我可以讓他拿給你看。”

    月澤的臉色有幾分難看。“好。”

    “你跟我來。”星華說了聲,率先乘著麒麟飛入城主府。

    其他人也跟著進入。

    在星華的授意下,陳疏平將陳氏的人都疏散了,只帶了月澤、雪仇,國師,還有明宗的幾位祖師進密室。其余人,都留守在了門外。

    陳疏平開啟了機關,從墻上的暗格里取出了一個加了數道封印的錦盒。一層層解開,里面裝的是一顆一顆影石。

    “太皇當初給我的密函,都是拆閱后,自動焚燒的。因為事關重大,太皇素來又是個主意多變的,我擔心他將來翻臉不認賬,也留了個心眼。每次拆閱的時候,都用影石記錄了下來。”

    影石是一種特殊的靈石,可以用來記錄影像,如果一直不激發里面的影像,可以一直封存著。影石十分稀有,而且價值昂貴,陳疏平竟然斥重資搜尋了這么多影石,用來記錄,可見對此事的重視程度。

    月澤從錦盒里拾起一塊影石,用靈力激發其中記錄的影像,正是太皇授意去屠滅姬氏的密函。還附帶了押送的路線圖,和護送人員配置。

    熟悉的筆跡,殘酷的事實,密函上的一字一句,就像是一把鋼刀,一刀一刀地剮在了他的心上。心,痛得甚至有些想笑。

    原來,他的父皇,是這樣的。

    他一直認為,在當初姬氏事發的時候,父皇只是在鐵證面前,沒有維護他的母后。沒想到,除掉姬氏,竟是他的主意!

    是啊!陳氏有什么錯?他們只不過是奉命行事!遵從圣意,鏟除姬氏,立下大功,趁機上位,從此權傾朝野。這樣的好機會,換作其他任何人,都不會放過。

    “你都看清楚了嗎?”星華問。“那是不是應該把父皇也交給你們處理?”

    月澤一把將那塊影石捏成了碎末,卻沉默著沒有說話。

    父皇……事情兜兜轉轉,竟然轉到了他父皇的身上。一直以來,那樣“關照”他的父皇。

    ……他到底還能如何?

    雪仇不滿地出聲了:“那按你們的意思,我們不應該計較此事,姬氏,就這樣白白地死絕了?!”

    齊御,是月澤的父親。月澤再怎么恨他的父皇,也不會去弒父。但是她不一樣,她是姬氏的家主!她要為姬氏討回公道!

    “姬氏并沒有死絕。”一個柔緩的女子聲音徐徐響起。

    眾人回過頭。卻是一身宮裝的鄧如冰緩步走了進來,跟在她后面的是,形容憔悴的陳妃然。

    她一進來,就看到了星華。本想喚一聲“表哥”,但想到,他必定是不理會她的,便低了頭回來。

    星華的目光從她們母女身上一掃而光,沒有多一秒的停留。

    “夫人,你來做什么?”陳疏平似乎是知道她來的用意,連忙快步奔了過去,推著她的手臂,想將她推出門去。“快回去,這里沒有你的事。”

    “不,有我的事。”鄧如冰卻異常堅持,反手壓住陳疏平推攮她的動作。“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事。”

    “夫人……”陳疏平的眼睛驀然有些泛紅。

    “不能再瞞下去了,為了陳氏,也為了妃然。”

    陳疏平終于松了手。

    鄧如冰繞過他,緩步來到雪仇的身前,看著她,認真地說道:“妃然,是你們姬氏的血脈。”
真人游戏电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