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說網 > 農家嬌女 > 第二十四章 搜山
    雨下到第二天也沒有停歇,當當一直沒有回來。夏離都快急瘋了。怕當當被人現交給劉公子,又怕它跑到后山被野物吃了。她不僅在村里村外找,還冒雨跑去山腳找。若不是被夏氏狠命拉住,她都會進山。

    下晌申時初,戴著斗笠穿著蓑衣的夏離和夏氏剛從鄰村找狗回來不久,就看到當當從后院跑過來。它一身的泥水,皮毛已經變了顏色。

    夏離本想打打它的小屁股,但一看到它,又舍不得了。

    她紅著眼睛狠狠瞪了當當一眼,也不理它,坐在凳子上生悶氣。

    當當又是作揖,又是熊抱,弄了夏離一身泥。見夏離還不理它,就又立起身子,挺挺肚皮,然后爬在地上嗚咽。意思是,你委屈再大,還能有我的委屈大?我都公變母了。

    它的動作成功逗笑了夏離,一人一狗和好如初。

    夏離看到它牙縫里塞滿了肉,驚道,“你上山吃野物了?”

    當當呼了幾口粗氣,意思是,你猜對了。

    夏離大樂。前世的元帥是大爺,伙食好,還有專人做。重活一世,它居然也學會自食其力了。自己種田經商掙銀子,連狗狗都知道自己覓吃食了。環境不僅能改造人,還能改造狗。

    夏氏雖然看不懂當當挺肚皮的意思,但看到它又是作揖又是抱腿,也是樂得不行。覺得相比離離的快樂,那五千兩銀子也實在算不了什么。那位都司大人那么有錢,再多買些燕山狠犬就是了。

    夏離給當當洗澡的時候,又揪著它的耳朵告誡它安全第一,不能亂跑,不能去后山,后山有猛獸。小東西比前世聰明多了,但也不如前世那么聽話。

    三天后,夏山帶人排查完了附近幾個村子,又去了更遠的村子排查。白天不在家,晚上還是會回夏家歇息。

    因為他肩負著這么重要的任務,夏老太得意極了,到處說他兒子當了旗長,得了都司大人的重用。

    夏離非常關心夏山以及劉公子找狗的具體情況,每天一吃了晚飯就跑去夏家玩。原主一直跟夏山親近,別人也沒多想。

    聽說,因為有五千兩銀子的懸賞,不說湘山省幾乎所有有燕山狼犬的人家,就是許多消息靈通的外省人都牽著燕山狼犬來找劉公子,可惜都不是。一次次燃起希望,又一次次失望,搞得劉公子快瘋了……

    夏離知道了想知道的消息,小嘴兒蜜甜,還親手給夏山做了幾雙襪子。夏山高興,把他一直貼身攜帶的彈弓送給了夏離,還送了十粒泥彈丸。

    古代的彈弓跟現代的彈弓不一樣,樣子像弓,要小得多,方便攜帶。不射箭,而是射彈丸。

    拿著彈弓,夏離又像撿著寶一樣,無事勤練習。她覺得,自己這個身子不止有“千里眼”的功能,射東西也極準,不僅是射箭或是射彈丸,還包括用指頭扔小石頭。這就是所謂的天賦異稟吧。

    日子一晃到了五月中,劉公子等人依然沒有找到虎子。夏山說,明天劉公子會帶人來搜山,還出錢讓夏山找些農人一起尋。把附近的幾座山尋一遍,若還是找不到,就說明虎子兇多吉少,他們也只得回湘山府了……

    提前得到這個重要情報,讓夏離慶幸不已,又十分不解。那葉大人有病吧,花這么多的財力、物力、人力找條狗,太執著了,這不科學啊。她覺得,除了她,誰都不會完全看到當當的閃光點,更不會有自己對當當的這種深厚感情。只有她才會歇盡所能找當當,別人都不應該這樣啊。

    當初不顧一切把當當弄回來,就是覺得任何人都不會像自己這樣善待它。可是現在,怎么情況展到了這一步?

    她回家就囑咐當當,“明天千萬別上山,躲在屋里不要出來,也不能叫出聲。被他們找到了,你就要徹底離開我了……”

    夏氏嚇得臉都有些白,悄聲說道,“離離,我怕,萬一……”

    夏離安慰道,“娘莫怕,劉公子是帶人搜山,不是帶人抄家。把當當關在屋里,他又不會來咱家,看不到。”

    第二天一早,夏離就端了一小盆肉糜蓮白拌飯去東屋喂當當,又拿了一根已經被啃得精光的豬骨頭玩具給它玩。并再次囑咐,不許它叫,特別是家里有外人的時候。夏離關緊了屋子的小窗,還用鎖把門鎖上。

    當當不干了,又叫又用瓜子撓門。

    夏離嚇唬道,“你想離開我,離開這個家,就可著勁嚎,可著勁撓。”

    屋里瞬間靜下來。

    大概辰時末,就聽到有大批人馬來到村里,里面夾雜著夏山和周里正殷勤的招呼聲,居然還有狗叫聲。沒多久,人馬繞過夏離家往東而去。

    家里的大門緊閉,夏氏和夏離做不進事情,尖著耳朵聽外面的動靜。

    一行人馬來到山下,劉長昭不可能親自上山尋找,他由縣慰丁大人、夏山和周里正的爹周老漢等人陪著坐在山腳,與他同來的還有一位小公子,就是曾理璋。他說由于自己的好奇讓表哥丟了虎子,非常不好意思,一定要同表哥一起找虎子,將功折罪,他的父親曾大人也就同意了。

    離他們稍遠的地方,有十幾個人在埋鍋做飯。

    日頭越來越大,灼熱的陽光透過枝葉灑下,亮得刺眼。

    三華山植被豐富,哪怕只在山腳,也有一股陰森涼爽的氣息。坐在樹蔭下的劉長昭和曾理璋倒不覺得悶熱,就是一堆一堆的蚊子煩人。哪怕點了蚊香,還是在曾理璋小盆友白嫩的臉上咬了幾個大紅包。

    還有就是煙熏得煩人。

    劉長昭瞪了他一眼,扇著大折扇冷哼道,“不好好上學,非得跟著來。姨母不會認為是你自己淘氣找借口跟出來玩,還得說是我把你拐帶壞了。”

    曾理璋撓撓小胖臉,郁悶道,“我是想上山玩。早知在山下喂蚊子,就不跟你來了。”

    夏山殷勤說道,“劉公子,曾少爺,丁大人,小人的家就在這個村里,去我家等消息如何?晌午順便在家里用點粗茶淡飯……”

    他早已想到了這一步,提前讓老娘嫂子準備了肉菜。
真人游戏电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