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說網 > 農家嬌女 > 第二十五章 險情
    周老漢又趕緊道,“要不,就去小老兒家吧。小老兒的兒媳婦燒得一手好菜,雖然是鄉間野味,也另有一番風味。”

    周里正在領人上山之前,已經囑咐了老父,最好能把貴人請去自家吃晌飯。

    劉長昭望了望村里那一片屋舍,覺得最東邊的那個院子最順眼。青磚黛瓦,掩映在翠竹之中。關鍵是近,能第一時間得到消息。

    就指了一指那個院子說,“小爺就去那里歇歇吧。”

    夏山見劉公子看上了姐姐家,先還高興,轉念一想,姐姐是寡婦,不好讓這么多外男去她家。忙為難道,“劉公子,那是小人的姐姐家。小人姐姐守寡多年,不好招待外男……”

    劉長昭看了看這一大幫人,說道,“我和璋表弟去你姐姐家叨擾一陣,丁大人等就由周老丈安排吧。”

    在他心里,也沒把自己劃歸到成年男人的行排中。而且,他一直覺得自己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去了哪家人家都會高興地歡迎,盡情地款待。

    在周老漢眼里,縣尉大人可比劉公子小公子什么的有價值多了,忙笑著躬身應是。

    山腳留下報信和看馬的、做飯的人,其他人都向村里走去。

    夏山領著劉長昭、曾理璋及兩個小廝在夏離家門口站定,其他人繼續往前走。

    夏山拍拍大門,提高聲音說道,“姐姐,離離,快開門,來貴人了。”

    夏離正站在后院往山上瞧,上山尋狗的有穿戎裝的士兵,有衙役,有附近的農人,還有十幾條狗。沒看到劉公子上山,想著他那樣的身份也不可能親自上山,多半是在山下坐著等。

    怎么聽到一群人進了村,再一聽夏山的話,夏離嚇得頭都快豎起來。

    她跑去前院,看到夏氏也從屋里跑了出來。兩人對視一眼,夏氏硬著頭皮跑去開了門。

    劉長昭最先走進門,接著是曾理璋。

    夏山進門笑著介紹道,“這是我姐,這是我外甥女離離。”又對夏氏母女道,“這是劉公子,這是曾小少爺。”

    曾理璋已經認出了夏離和夏氏,咧開嘴大笑道,“可真是巧了,原來是你們家呀。”

    夏離也反應過來,萬幸他們沒帶條狗來家里。笑道,“巧了。”又上前給他們二人屈膝行禮道,“劉公子,曾少爺,請屋里坐。”

    她表面鎮靜,心里狂吼,快些進屋,快些進屋……

    夏氏也是嚇得滿臉通紅。夏山還以為姐姐見了貴人緊張,用眼神安慰著她,意思是別怕。

    劉長昭腳跟沒動,狐疑地問曾理璋,“你們認識?”

    曾理璋笑道,“表哥愛吃的那個冰粉,就是她們賣的方子。”

    把她們賣方子的事也抖落了出來。

    劉長昭點點頭,打量了夏離幾眼,又狐疑地說道,“爺怎么也好像見過你呀?”

    夏離茫然笑道,“是嗎,劉公子是不是記錯了?”

    曾理璋看了眼劉長昭,一副看見漂亮小娘子就套近乎的樣子。

    跟著劉長昭的這個小廝不是上次在縣城的那幾個,那幾個挨了八十軍棍,傷勢現在還沒完全好。

    他也覺得是不是自家爺的老毛病又犯了,小聲提醒道,“爺,咱來這里是辦正經事的。”

    劉長昭氣得踢了他一腳罵道,“爺什么時候辦過不正經的事?”

    見夏山擋在了小娘子的前面,他不高興地“哼”了一聲,皺眉說道,“你們想什么呢,就這鄉下小丫頭,爺怎么可能有想法”。又四下望了望,沒有進堂屋,而是抬腳向后院走去。

    夏離暗罵兩聲,只得跟著。

    劉長昭穿著冰藍色軟緞繡團花寬袖長袍,頭上玉釵束,邊走邊扇著大扇折,很是傲嬌的樣子。只可惜走路還稍稍有些跛,跟俊朗的貴公子形象不相符啊不相符。

    難道是葉大人打的,還沒好?那位葉大人倒真是個不講理的武夫,下手夠狠的。

    這么想著,夏離又覺得很對不起這位劉公子,在前世還是讀初三的年紀,被自己害得不輕。

    劉長昭對吊著的沙袋非常感興趣,用手指戳了戳,沙袋輕晃了一下。問道,“這是干什么用的?”

    古人練拳練掌都用木樁,他當然不知道沙袋是用來干什么的。

    夏離實在編不出別的借口,只得實話實說,“用來練拳頭的。”見劉長昭斜眉一挑,又道,“家里只有我們寡母孤兒,不厲害些,會被人欺負的。”

    這句話既是解釋她練拳的理由,也是提醒劉長昭避嫌,別什么都問什么都碰。

    咦,怎么劉長昭挑眉的樣子有些熟悉?夏離又看了他一眼,的確有一點熟悉之感。之前一直緊張當當,沒注意他的長相……他像自己的哪個熟人?

    劉長昭顯然沒明白夏離的意思,還捏緊拳頭向沙袋打去,覺得比表哥讓他天天練打木樁好過多了。打木樁打得手生疼,沒有一點練下去的欲望。說道,“這東西好,既能練拳頭,長力氣,又不遭罪。”又對小廝說道,“多看看,回去也給我弄一個。”

    曾理璋見了,也跑來練起了拳頭。

    劉長昭看見墻角下的狗洞,又問,“你家養狗了?”

    夏離的思緒被打斷,說道,“嗯,養了條看家狗,一大早就跑出去玩了。”

    劉長昭的眼光又定在了墻上的草墊子上,問道,“別跟我說你還練射箭!”

    夏離點頭道,“我外公和三舅射箭射得都好,我跟他們學了兩手,偶爾練練。”

    她心里暗誹不已,早知道這多嘴多舌的熊孩子要來家里,就把這些東西都收起來了。

    劉長昭的目光在夏離的身上轉了一圈,說了一句至理明言,“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小丫頭的這些愛好讓人匪夷所思。”

    他本來還想讓夏離把弓箭拿來,卻聽見前面傳來一聲熟悉的狗叫。他一下來了精神,喝道,“這個聲音像虎子!”

    夏離嚇得抓狂,還平靜地指了指前面說道,“好像是大門外傳來的。”

    夏氏更是嚇得腿都在打晃。
真人游戏电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