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說網 > 農家嬌女 > 第四十一章 混亂的真話
    夏離笑道,“這錢娘就留著,用作我們平時花銷。”

    夏氏聽了,就收進她的臥房。

    現在,家里大筆銀子放在夏離那里,夏離覺得是置田地和鋪子的銀子,夏氏則覺得是夏離出嫁時的壓箱銀子。而日常開銷的錢,則是放在夏氏那里。

    之前劉公子賞的十兩銀子就交給了夏離,而曾理璋的二兩銀子則在夏氏手里。

    隨著一聲炸雷突然響起來,天又變了,天空陰沉得厲害,看來又要下一場大雨。

    母女坐在堂屋里敘話,手中的活計也沒停下,夏離做小衣裳,夏氏做小鞋子。大門突然“啪啪”響了起來,是夏柱的聲音。

    夏氏起身去開院門,夏離回了臥房,再把門關上。她已經交待夏聚,有人來的時候千萬不能出聲。

    “妹子,離丫頭好些了嗎?”夏柱的大嗓門。

    夏氏說道,“還在歇息呢。也沒有大的毛病,就是有些熱,頭昏。”

    夏柱把手里的一條肉遞給夏氏,說道,“給離丫頭剁丸子吃。”

    夏氏忙道,“我今兒上午去了趟縣城,買了只兔子,這肉你拿回家吧。”她沒敢說夏離獵兔子的話。

    夏住說道,“給你你就拿著,今天吃不完明天接著吃。”把肉硬塞到夏氏手里,就走了。

    天越來越暗,大雨傾盆而下,剛剛酉時初天就完全暗下來。

    睡夢中的夏聚被驚醒了,聽著嘩嘩的雨聲,望著昏暗的小窗,偶爾的閃電把小窗映亮,想像著若此時他還躺在草地里,眼里盛滿了懼意。再看看不遠處趴著一只大狗,正伸著舌頭看他。想起姐姐說自己叫夏聚,它叫當當,是自己的妹妹,又笑起來。

    以后,這里就是自己的新家了?不是給人家當奴才,而是當兒子,當弟弟,當哥哥。新娘親和新姐姐、新妹妹都好,他之前那點后悔的心思,又都煙消云散了。

    堂屋傳來動靜,夏離點上油燈,屋里瞬間亮了起來,她又去廚房把飯菜端來。晚上做了個紅燜兔子,燒豆角,冬瓜丸子湯,糙米干飯。干飯拌兔子和著湯,當當吃得噴香。

    夏聚被夏離抱出來坐在桌邊,小家伙穿著綠色無袖小短襟和小短褲,病秧秧的沒有多少精神,但眼里卻盛滿了笑意。

    他一坐下就先招呼了夏氏一聲,“娘親。”

    叫完還有些不好意思,抿抿嘴,臉更紅了。

    夏氏看看他的小樣也是愛極了,笑道,“誒,好孩子。多吃些,病才好得快。”

    他的碗里大多是冬瓜丸子,又用湯泡了點米飯,依然是夏離喂他。

    他吃冬瓜和丸子倒是滿順口,一咕嚕就吞下。而吃糙米飯就有些費勁了,吞下去還要伸伸脖子。怕夏離生氣,伸完脖子趕緊說一句,“飯飯好吃。”

    小心翼翼的樣子讓人心疼。

    飯后,夏氏去廚房洗碗,夏離先給夏聚洗漱完,又給當當洗漱。今天下雨,當當不愿意回自己屋睡,又賴在了夏離房里。

    夏離把夏聚的小衣裳都做完,才搖搖脖子吹滅油燈,屋里黑得伸手不見五指。

    躺在床上,夏離看著身邊這個小家伙。他嘴里沒有多少實話,不知道他為什么會流落到這里。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他不想回家……

    許久,在夏離要睡著之際,感覺身邊的小東西動了動。

    她睜開眼睛,看到夏聚坐了起來,小腦袋湊過來看她的臉,圓鼓鼓的眼睛睜得老大,都快挨著她的鼻尖了,還用手在她腦袋上晃了晃,小聲嘀咕了一聲,“太黑,什么都看不見。”

    夏聚還不放心,又低聲叫道,“姐姐,姐姐。”

    夏離半瞇著眼睛看他,沒吱聲,如睡著了一般,心里卻笑死了。這個小正太,太逗了。

    夏聚確認夏離的確睡著了,才放心地點點頭,坐直身體,捏緊小拳頭,小聲說道,“一定要記住,不能忘了,要緊要緊。”然后開始背誦,“我叫邱中書,家在京城,住在流光院,爹爹在關邊雞城,府門口有兩個大獅子……嫡母生的兒子沒有我聰明,她害死了姨娘,還要害我,祖母幫她……不敢找爹爹,怕,來湘江找甄表舅……記住,是真正的真,不是假裝的假。讓真表舅幫我找白大哥,白,是白天的白,不是夜晚的夜……白白白……假假假,哦,不對,是真,真真真……白大哥不怕壞女人,能幫我報仇,還能幫我找爹爹,向爹爹告狀……嫡母壞,讓人抓住了四兒……爹爹……”

    說到“爹爹”時,他壓抑著哭起來。還怕聲音哭大了吵醒夏離,兩只小手把嘴緊緊捂著,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落下來。哭了一會兒又躺下,還怕把夏離吵醒了,又把腦袋湊過來看她,小聲嘀咕道,“還是什么都看不見。”

    小臉上還掛著眼淚,又慫了慫鼻子,躺在枕頭上沒多久就睡著了。

    聽了這一耳朵,夏離心里驚濤駭浪。這孩子不止是小人精,還是可憐的有故事的小人精。他說的信息里,總結起來就是,家在京城,爹在邊關雞城——有沒有“雞城”這個城鎮待定。他是個聰明的庶子,嫡母有個傻兒子,他被嫡母迫害,居然祖母還會幫著嫡母,生母已死。來湘江是找姓真(甄)的表舅,又通過這個表舅找到姓白的大哥。跟他一起來的什么四兒被嫡母派的人抓住了……

    他對自己撒了謊,又要牢記自己的真正目的,應該是想在找到一個安全之所后,再想辦法找人……

    只不過,他為了把事情記得牢,就極其聰明地組詞,還要找近義詞和反義詞作參照,比如真和假,白天和黑夜,豈不知越參照越亂。不知其它的信息會不會有誤,至少雞城可能不對,或者要找的人已經把姓給搞反了……

    可是,他是怎么從京城來到這里的呢?聽夏氏說,京城要坐一天的馬車到通縣,坐十天的船經過運河到錢州進入湘江,再坐五天的船才能到湘江省會漢江府。而漢江府到潼寧縣,還要坐一天的牛車。
真人游戏电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