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說網 > 農家嬌女 > 第四十四章 嘴饞
    夏離說道,“弟弟要好生讀書,將來考功名,撐起這個家。”

    若夏聚能一直留在這個家,還是讓他好好讀書掙功名的好。沒看秀才老爹已經死了多少年,他的秀才光環到現在還庇佑著她,讓夏老漢高看了她好幾眼。

    夏聚又趕緊保證,“嗯,我一定好好讀書。”

    天黑之后,一家人洗漱完,夏氏回了自己屋歇下,夏離帶著夏聚和當當回了她的臥房。

    夏聚自從病好以后,就沒有再跟夏離睡一張床了,夏氏不準。就把夏氏屋里的一張小竹榻搬到夏離房里,夏聚睡在榻上,還專門給他買了一頂小紗帳。

    分開睡的第一晚,夏聚還流了淚。

    在夏聚住進夏離屋里那天起,當當也徹底賴在了這個屋里。它覺得,小哥哥都能住姐姐屋里,而自己是妹妹,豈不是更該住。

    夏離也就由著它了。

    當當大小便都知道去后院的地里解決,天天給它清理衛生,屋里又天天通風,也沒有什么異味。

    不過,天天帶著這兩個小東西睡覺,夏離還是不太習慣。想著,等夏聚真正成了自己的家人,就安排他和它另住。

    這么早就上床睡覺,夏離非常不習慣,關鍵是熱,才洗了澡又出了一身汗。夏氏最近比較節省,連油燈都不愿意多點。夏離知道她是沒有安全感,怕錢花多了,也只好先由著她。

    等到夏聚和當當睡著了,夏離悄悄起身穿上繡花鞋。她的動作非常輕,還是驚醒了當當。當當一下立起身,夏離讓它輕點,就帶著它一起出門,向后院走去。

    她坐在后院的一個小凳子上,當當蹲坐在她旁邊。

    繁星璀璨,清輝如水般泄下,小院里布滿銀霜。習習夜風圍繞著她,再看到遠處的影影綽綽,聽著蟲叫哇鳴,讓她躁熱的心平靜下來。

    星空下的三華山,神秘莫測,蒼黑肅穆。她的目光先在小洼村后的三華山尖游離,濃密的枝葉下,不知有哪些野物游走于其間。有時候會從縫隙間露出一點灰色,或是黑色,居然還看到了一只貓頭鷹……

    在一處蘆葦之上,有一片光體在移動,是螢火蟲,美麗極了!

    夏離樂起來,看了螢火蟲一會兒,目光又移到更遠的地方,那片山峰在石板村以南。突然,夏離又看到一片綠底金花的大蛇從樹林中爬出來,滑過一小片裸露的碎石,向前方的草叢中爬去。

    夏離從小就怕那東西,嚇得趕緊把目光移開。

    若這大蛇真的是何掌柜他們說的金盤大蟒,應該在深山里才對,怎么跑來了前山?

    突然,夏離想起了那頭神秘失蹤的小豬,會不會是這條大蛇下了山,還爬進農家偷吃了小豬?還真有可能!又想著,它只是偷吃了小豬,若是哪天再爬下山進屋子吃小孩咋辦?

    她又看向那條大蛇,它緩緩滑行著,肚皮鼓了大概有近二十公分寬三十幾公分長的大包,不知是那頭小豬還沒有完全消化,還是又新吞了什么食物。

    那個位置,離山尖不遠,她此時絕對不敢自己去那里打蛇,帶著當當也不敢。也不能帶著其他獵人去打,總不能說自己有“千里眼”的異能吧。

    再想到它若是爬來了小洼村后的山上,自家離山腳可是最近的。

    家門口不遠處盤踞著一條大蛇,是多么可怕的事。

    夏離又急又怕,連呼吸聲都大了些。

    當當察覺到了夏離的不安,也警戒起來,還用腦袋蹭了蹭她的腿。

    夏離悄聲跟它說道,“咱們得想個辦法,把那東西射死……”打肯定打不過,只能用箭射。

    她一直觀察到深夜,看到那蛇像是爬向了山尖,才回屋。

    她剛坐上床,就聽夏聚迷迷糊糊喊了一聲,“姐姐,尿尿。”

    之后的一段時間,只要不是雨天,她每天晚上都會帶著當當來后院觀察山里的情況,卻也沒有再看見那條大蛇。

    夏山是在三天后,也就是初六那天申時初回來的。他沒有先回自己家,而是去了夏離家。而且,他不是像往常那樣,靠腳走或是搭牛車回來,而是騎著高頭大馬回來。

    他一進了小洼村,就放慢了馬,一路傲嬌地走過村里,從東走到西,又從西回到東。引得村人羨慕不已,問他是不是又升官了。

    當穿著一身嶄新戎裝牽著高頭大馬的夏山突然出現在大門口時,嚇了夏離一大跳。

    她喜道,“三舅騎著大馬回來,難道真的當了官?”

    夏山呵呵笑道,“目前還沒有。”

    夏離高興地請他進門,正好當當進山玩去了。自從夏聚來家里后,當當今天是第一次出門玩。

    夏山把馬牽進來拴在門柱上,眉飛色舞道,“三舅今天是同葉將軍一起來潼寧縣的。我們不到卯時從營里出,路上還一起吃了個晌飯,我直接回村,他們去了縣城。”

    湘山府距小洼村有二百里路程,夏山往日回家要在半路宿一晚,而這次騎馬四個多時辰就到了。

    夏離給他倒了碗溫糖水,拍著馬屁,“三叔還跟葉將軍攀上關系了,真不簡單。”

    夏氏也笑著迎了出來,問道,“你咋隔了這么久才回來?”

    夏山一口氣把碗里的水喝完,又接過夏離遞過來的帕子擦了臉,才說道,“上個月我們進山去打土匪了……”他打住了話,豪爽地揮了揮手,又道,“那些事說了你們婦人也不懂。我來這里是告訴你們,葉將軍聽劉公子說了離離做的那個毛血旺好吃,嘿嘿,他就特別想吃。正好他帶著劉公子要去江漢府公干,今天就專門宿在縣城,想請離離明天晌午去溢香酒樓給他做毛血旺吃,再教會他的專職廚子,吃完再去江漢府。”

    說完,就眼巴巴地看著夏離,意思是舅舅的前程就拜托你了。

    夏離簡直不可思議,哪里有這樣的奇葩,為了吃個傳說中的毛血旺,讓不認識的人專門去縣城給他做。一個大男人,嘴也太饞了。
真人游戏电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