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說網 > 農家嬌女 > 第四十七章 金盤大蟒
    若是平時,只要夏離一聲令下,當當就會像箭一樣射出去。可是現在,它就是不走,哼哼嘰嘰又是作揖又是抱腿,像個攆路的孩子。

    夏聚十分驚奇,說道,“姐姐,當當想跟你去縣城玩呢。”又蹲下勸著它,“當當乖哦,娘親和姐姐是去辦正事,等她們回來,我就是你真真正正的哥哥了。”

    夏離也小聲跟它說道,“你是想去見他吧?告訴你,若你被他看到,你就會被他帶走,從此以后我們再也見不到面。”

    當當聽了,只得垂頭喪氣向后院走去。

    此時正是農人們下地的時間,村里人來人往。昨天夏家大院吵架的事情已經傳遍整個村子,今天再看到夏離牽著個小男孩,他們都心下了然。饒有興趣地看了幾眼男孩,又對夏離笑道,“這孩子就是你弟弟?嘖嘖,機靈,漂亮,比三豹強多了。”

    夏離笑得一臉燦爛,“他叫夏聚。”

    “哦,聚小子。”

    夏聚來到這里半個多月,今天是第一次出門。他知道自己要永遠當夏聚了,十分開心,任由別人打量。姐姐讓他叫人,他就甜甜地叫一聲。

    黃寡婦有一個六歲的孫子,大名王鐵旦,小名鐵旦兒。

    夏離把那包飴糖給了鐵旦兒,把夏聚的小手交到黃寡婦手里,笑道,“麻煩王大娘了。”

    黃寡婦笑道,“離丫頭客氣了。放心,我不會讓小楊氏那個惡婆娘進我的家門。”黃寡婦守寡多年,異常潑辣。

    夏離來到村口,驢車上已經有了幾個人,夏山牽著高頭大馬等在一旁。

    到了縣城,夏氏和周里正去縣衙,她辦完事就去酒樓找他們。夏離和夏山直接去了溢香酒樓,這時候去有些早,但若等第二趟牛車又晚了。

    何掌柜早得了吩咐,看到夏離二人來了,滿面春風地迎了出來,又讓小二把夏山的馬牽到后院喂草料。

    進了廚房,夏離說了要哪些食材和調料。想著酒樓的東西全,她要的配料更多,這里都有,還專門準備了豬血。配菜調料這么齊全,油還可以管夠用,做出來的毛血旺肯定比上次她做的還好吃。

    夏離笑道,“若是有鴨血最好,上次用豬血,是因為找不到鴨血。”

    何掌柜聽了,讓人趕緊多殺幾只鴨子,把血接著。

    夏離挑了一條巴掌寬的精五花肉,說道,“若有條件,最好把肉放在冰塊里凍一下,稍微有些硬的時候,請刀功好的師傅切成薄片。我的刀功不太好,切的肉片不薄,影響口感。”

    何掌柜趕緊讓人去做,特別殷勤。

    葉大人和劉公子都出身高貴,劉公子的親娘和自己主子又是堂姐妹。葉大人雖然被貶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但過些年肯定會回京重用。抗懿旨都能活下來,滿朝上下也沒有幾人。劉公子雖然被繼母整得沒有活路來投奔表哥,但他嫡長子的身份誰也撼動不了,不出意外世子名銜跑不了。

    聽說他們兩人要在這里吃夏小娘子做的菜,他卯足了勁要把人服侍好。

    何掌柜又笑道,“夏小娘子在這里做菜,即使我們的廚子避開,但食材調料我們都知道了,看了成品,如何做廚子大體也能猜出來。呃,我總不好讓夏小娘子吃虧,就把這道方子也買下吧。不過,這個菜似乎不會太難做,但凡吃過的人想想就能想通關節。更準確地說,我們買的是菜品,而不是方子,所以不會像冰粉方子付那么多錢。”

    他沒有說用多少錢買,要看了和吃了再定。

    夏離知道自己做菜的時候避不過酒樓廚師,沒想到何掌柜還愿意買方子,倒是一喜。還是客氣道,“何掌柜言重了。這道菜很容易做,不需要破費。”

    何掌柜哈哈笑道,“夏小娘子無需客氣。葉大人和劉公子的口味刁是出了名的,他們為了吃這道菜專程來潼江縣城住一晚,可見那菜是極有吸引力的。”

    他如此說,夏離也就不客氣了。

    之后,何掌柜陪著他們二人在一間小屋里坐著喝茶。夏離又把話扯到了金盤大蟒的身上,問找到沒有,那大蟒長得什么樣。

    何掌柜說還沒有人找到。

    沒想到夏山也知道那種大蟒,說道,“說是綠底,金色六角盤花紋。聽老獵人說,它性情暴躁,力大無窮,若不是幾個箭術和功夫好的漢子結伴成行,最好遠遠避開。那物不止厲害,還值錢,蛇膽是上好藥材,蛇肉美味無比,蛇血最是補人,能夠延年益壽。只可惜從來沒有人能活捉它,也不可能喝到它的血……”

    夏離的心猛地沉下來。聽描述,她看過的那蛇就是金盤大蟒。她故作天真地問,“三舅,萬一那大蟒跑來前山怎么辦?我家離山最近,我怕。”

    夏山笑道,“離離莫怕。那金盤大蟒特別稀少,只有華湘山的深山里才有。我跟著葉將軍進了兩次深山打土匪,都沒看到過,怎么可能去人多的前山……”

    夏離也不好再繼續說。

    等到午時初,何掌柜整理整理衣裳站去酒樓門口等候貴客,夏山也跟他一起去等候。

    夏離沒有出去,繼續坐著。酒樓會先上其他的菜,她做的毛血旺是最后一道。

    大概午時三刻,何掌柜的笑聲傳來,接著是幾個男人的說話聲,其中還夾雜著劉公子的公鴨嗓子。隨后,那些聲音上了樓。

    夏離還是有些好奇,當當的前主人到底長什么樣。由于心虛,她壓制住了出門偷窺的沖動。

    其實,她很想再見劉長昭一面。有些際遇真的說不清道不明,在這個世界,居然有一張臉跟葉風有兩分相似。

    夏離正想著前世那張熟悉的臉,還有看她任性時的無可奈何,小門開了,一張跟那張臉有一、兩分相似的臉出現在門口,只是這張臉還稚氣未消。

    劉長昭華服金冠,比上次見著時光鮮多了,看來還是沒有遭罪嘛。

    他咧嘴笑道,“小丫頭,咱們又見面了。”
真人游戏电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