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說網 > 農家嬌女 > 第七十七章 分一半
    夏離已經把整銀票跟何掌柜換開了,拿出一張五十兩的銀票和三十四兩現銀交給牙人,夏山又同牙人和賣地的人一起去縣衙辦契。

    她另外又給了夏山二兩銀子,一兩銀子辦契,一兩銀子讓他請牙人和何掌柜晌午喝酒。

    夏離幾人坐著牛車繼續往東而去,兩刻多鐘便到了小洼村。

    拐過一個院子看到自家小院,幾個孩子正在門前玩著,當當孤獨而憂傷地蹲坐在門口眺望著遠方。

    當當看到夏離了,一下跳起來,飛奔而來。接著是夏聚,再接著是二虎。

    當當跳上牛車,抱著夏離又舔又哭,一副被拋棄的小模樣。夏離摟著它哄道,“快莫哭了,姐姐不是回來了嗎,好了,好了,我給你帶了玩具,還會給你編漂亮的鏈子……”這個當當,越來越像嬌嬌的妹子了。

    話還沒說完,長腿的二虎過夏聚跑來牛車邊,說道,“離姐姐,你不在家,當當不好好吃飯,從早到晚蹲在門口等你,還要流淚……”

    祝二幾人先被當當嚇了一大跳,后來見它如此,都吃驚得不行,愣愣地看著它。

    夏聚也沖過來了,爬上牛車把頭埋進夏離懷里,癟嘴說道,“娘親說姐姐該昨天回來的,怎么今天才回來,我們好擔心的,擔心的睡不著覺吃不下飯……”

    夏離又笑道,“姐姐有事耽擱了,咱們回家說。”

    牛車到了家門口,夏氏也迎了出來。她看到祝二幾人,知道是夏離買的下人,也沒多說,讓他們把車上的東西搬回家。

    夏離付了車錢,給了鐵旦兒等幾個孩子幾塊糖,把他們打走了。

    關上院門進屋,夏離便被包圍了,她一手摟著當當,一手摟著夏聚,二虎倚在她的身上側。

    她跟二人一狗親熱了一番,又拿出點心讓他們吃,就輕聲講了大蟒賣了,夏山當了官,自家買了十二畝上好水田,夏氏和夏聚都歡喜不已。

    祝二幾人又給主子們磕頭見了禮。夏氏賞了他們各五十文錢,不讓他們叫太太少爺,這是鄉下,自家也不算地主什么的,憑添笑話。讓他們叫自己夏嫂子(嬸子),叫夏離大姑娘,叫夏聚聚哥兒。

    二虎著急道,“叫我什么?”

    夏離笑道,“叫你虎哥。”

    祝二一家暫時住在東廂南屋,等把東邊那塊地買下圈起來,就把東廂的廳屋和南屋門開在那邊,給他們一家三口住。畢竟祝二年輕,夏氏又是寡婦,住在一個院子里不方便。

    等到祝二夫婦把南屋收拾出來,也到了晌午。夏氏煮了一鍋面條,主子一家加上二虎在上房吃,下人一家在東廂吃。

    飯后,祝二家的收碗洗碗,把廚房收拾干凈,祝二領著祝財侍弄菜地收拾柴房,一家人都很勤快,眼里也有活。夏氏又找出幾塊粗布,讓祝二家的給他們一家三口做衣裳。

    夏離剛把送人的禮物收拾出來,夏老漢和夏老太就來了。

    夏離皺了皺眉,讓夏聚和當當進了她的臥房,她不愿意讓夏聚受委屈。

    她有所堅持,老太太肯定要鬧騰。本來是想讓夏氏把戰場拉到老夏家,等當了官的夏山回來,場面會和諧一些,也會輕松許多。

    可他們卻先來了……

    那就試試人心吧。

    看到夏離居然買了下人,夏老太的嘴張得能塞下一個雞蛋。驚得大吼道,“離丫頭,那條大蛇你賣了多少銀子,還買了下人?哎喲,就一家子鄉巴佬,還買下人,笑掉大牙了。”

    老太太的話氣得夏氏直咬牙。

    夏離笑道,“賣了二百兩銀子呢。”又把桌上的大包裹打開,說道,“這是給你們和舅舅他們買的禮物。”

    她拿出玉嘴煙斗、虎頭拐杖、一包煙絲遞給夏老漢,笑道,“這是專門給外公買的,謝謝外公贈箭之恩。”又拿出一個錦盒打開,說道,“這銀耳環是給外婆買的。”

    夏老漢笑瞇瞇地接過煙斗和拐杖,夸道,“漂亮,氣派,就是周里正的煙斗也沒這個好。”他猴急地扯出一點煙絲塞在煙斗里,點燃抽了幾口,滿意得不行。

    夏老太卻沒接耳環,詫異道,“你買了這么多東西,還剩多少銀子?”

    夏離把銀耳環放在桌上,慢悠悠地掰著指頭說道,“買禮物共花了五十二兩銀子,買水田花了八十四兩銀子,買下人花了二十二兩銀子,辦契和其它花了三兩銀子。那二百兩銀子,還剩下三十九兩。”

    夏老太一口氣差點沒上來,吼道,“那么多銀子,你就這么禍禍了?”又指著門外吼道,“就那幾個吃閑飯的,還值二十二兩銀子?”

    夏離似笑非笑道,“這怎么叫禍禍,我掙了那么多錢,肯定要為家里添置家當。有了田地,我娘就不用繡繡活繡得眼睛快瞎了,弟弟將來也有錢讀書。我娘身體不好,弟弟又小,我是姑娘家,買幾個下人,不僅能幫著干活,還能看家防賊人,怎么叫吃閑飯的……我家日子好過了,也沒有忘了長輩親戚,所以買了這些禮物……”

    夏老太氣道,“那野小子是你哪門子弟弟!”又拎著二虎的脖領子往夏離跟前推了推,吼道,“他和三豹才是你嫡嫡親的弟弟。趕緊的,賣幾畝田,再加上剩下的三十九兩銀子,湊成一百兩拿給我。”

    夏離像看怪物一樣看著老太太,問道,“為什么?”

    夏老太理直氣壯地說道,“你娘是我閨女,該孝敬我。”

    夏離的臉冷了下來,問道,“我那幾個舅舅掙了錢,外婆也會分一半錢給你的娘家?”

    夏老太冷哼道,“我有兒子孫子傳下去,你舅掙的錢就姓夏。你娘是絕戶,總不能把銀子拿去便宜不相干的外人。”

    夏離冷哼道,“外婆的記性怎地如此不好,我娘有兒子,他就是我弟弟夏聚,還給你磕過頭。”

    這個院子和井便宜外人已經讓老太太不憤了好久,現如今看到這么多銀子要流向一個不是血親的外人,更是悲憤交加,竟是涕淚皆下。
真人游戏电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