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說網 > 農家嬌女 > 第八十三章 熊樣
    夏離抱著小黑熊不好下山,就把胸口的衣襟拉松了一些,把小家伙揣進了懷里。

    祝二吃驚地看著夏離,也聰明地沒有多說話。他走在前面,把野豬一段一段推下山。下山后,就拖著回家。

    夏離走在中間,當當走在最后。

    夏氏幾人正急得不行,兩大兩小舉著傘在東門口等著。他們再不回來,就要去找人了。遠遠看見他們回來了,還有當當,才放下心來。

    可走近一看,祝二居然拖著一頭大野豬,夏氏唬了一跳,驚道,“天哪,你們上山打野豬了?”

    夏離忙道,“我在山下看到當當正跟野豬打在一起,就射了野豬一箭。我沒上去,是祝叔上去把野豬拖下來的。下山的路特別不好走,才耽擱了。”

    祝二直接把野豬拖去廚房門邊,等吃完晚飯就把它收拾出來。夏聚和祝財見這么大頭野豬,非常興奮,跑去近前看熱鬧。

    夏離對祝二家的說道,“去燒鍋熱水給當當洗澡,再熬點預防風寒的藥湯給我們喝。”又對夏氏道,“娘去找周二伯家要點牛奶,我有用。”

    周木匠家的牛才生了小牛犢。

    夏離從懷里拿出小熊,急急向臥房走去。

    夏氏不知道夏離的用意,又看到她從懷里取出一只臟兮兮的小野物,看不出來是什么東西,又驚又嚇,差一點暈過去。說道,“離離,你怎么把它撿回來了?它是什么東西?快,快丟了。”

    夏離說道,“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看情形應該是它娘親不要它了。”見夏氏驚恐地看著自己,又笑道,“娘莫擔心,不管它是什么,等它大些了,就放歸山林。”

    夏氏氣得胸口痛,看到夏離一臉的堅定,還是不好多說。只得囑咐她快些把衣褲和鞋子換了,又讓祝二家的煮些姜糖水,自己哀聲嘆氣地去了周木匠家。

    夏離把小熊放在一塊大布巾里抱去廚房,這里更暖和一些,又用布把它的小身體擦干。

    嗯,是只小母熊。

    夏聚和祝財已經沒有興趣看死野豬了,而是不眨眼地看著布巾里的小東西。

    感覺到小熊熊的身體漸漸有了些溫度,夏離才抱去堂屋,放在夏聚睡覺的榻上。她又去舀了些熱水,把自己手腳洗凈,換上干凈的衣裳鞋子。

    剛才一直關心黑熊母子,沒覺得身體不適,現在才感覺有些冷了。

    沒多久,夏氏就端了一碗牛奶回來,夏離把小熊抱在懷里,夏氏用小勺喂著它。

    小熊不知道張嘴喝奶,夏離把它的嘴掰開,奶灌進去后再仰仰它的小腦袋。

    夏氏的心也軟了下來,苦笑道,“也不知道能不能養活。”

    夏聚眼巴巴地看著小東西直樂。說道,“它好小好可憐,一定能養活。姐姐,它叫什么名字?”

    夏離看看熊熊的小模樣,笑道,“它就叫熊樣,樣樣。”

    夏氏笑出了聲,說道,“什么名字呀,怪難聽的。”

    夏離嘀咕道,“怎么會難聽,多萌啊。”

    夏氏又問,“什么是萌啊?”

    夏聚搶先說道,“萌就是可愛的意思,就像我和當當,我們就是萌。”

    小熊樣很小,喝了幾口就飽了,呼吸也綿長起來。

    倒是生命力極強的小家伙。

    為了熊樣好排泄,夏離又拿著棉花團輕輕按摩它的小屁股,這是前世她跟獸醫同學學的。等熊樣排了便,就找了個籃子,鋪上她的一件舊襖子,再鋪了一塊干布,把熊樣放進去拎進臥房,臥房要比堂屋暖和一些。

    祝二家的已經把飯擺在了桌上,又把姜糖水遞給夏離。夏離喝了,才覺得好受些。

    祝財聽說那個小東西活過來了,又不敢隨意進大姑娘的臥房看,急得在上房檐下走來走去。

    祝二見了,甩了他一巴掌,罵道,“一點沒有奴才的樣子,還不滾回去。”

    祝財被打哭,抹著眼淚要回東院,被夏離叫住了。

    夏離理解孩子的好奇心,把籃子拎出來讓他看了幾眼,他才心滿意足地回東院吃飯去了。

    當當已經洗完了澡,見小熊樣干干凈凈,已經窩在棉襖里睡著了。又聽姐姐說它的名字叫熊樣,高興得舌頭甩老長,溫柔地看著它。

    夏聚更是興奮得連飯都不好好吃,吃幾口就跑去看熊樣一眼。

    飯后,檐下點上兩盞燈,祝二夫婦開始收拾野豬,脫毛,開膛。野豬很大,大概有個兩百斤。

    當當和夏聚、祝財蹲在旁邊看熱鬧,夏氏怕把夏聚嚇著,要把他拉回上房,夏聚不愿意,急的眼淚都出來了。

    夏離說道,“娘,弟弟想看就讓他看。他到底是男孩子,膽子大些才好。”又說,“只把豬下水留下來吃,明天祝叔去一趟縣城,把野豬整頭賣給溢香酒樓。”

    當當看完熱鬧,才想起了土豆泥,堅決不回房睡覺。還瞪著眼睛蹲在門口,一副誰欠了它銀子的模樣。

    夏離看看它,再想到前世它奮不顧身沖在自己前面被車撞飛的情景,只得領著祝二家的冒雨去地里挖了十個小土豆出來。把小土豆用水洗凈煮熟剝皮,放在大碗里按碎成泥,又放了少量鹽拌勻。

    夏離做土豆泥的時候,當當一步不離跟在她左右,口水不住往下流。最后,它居然立起身前蹄搭在灶臺上看。夏聚用手刮臉羞它,它也當沒看見。面子和土豆泥比起來,一文不值。

    祝二家的笑道,“真像個饞嘴的孩子。”

    土豆泥終于做好,夏離說這叫番芋泥。給夏聚的小碗里舀了兩大勺,就把大碗放在地上,當當猴急地吃起來。

    夏離又給夏聚碗里的番芋泥放了點蔥花、芝麻油,這樣更好吃。

    夏聚拿著小勺先給夏氏舀了一點,夏氏搖搖頭沒吃。又給夏離舀了一點,夏離也沒吃。他就小口小口吃起來,覺得這東西比肉還好吃。

    夏聚不僅跟當當一樣把碗舔得干干凈凈,從此也跟它一起盼望著番芋快快長大。

    當當吃完后,才心甘情愿由著夏離把它的嘴巴清理干凈,滿足地看了一眼旁邊籃子里的樣樣,美美地躺下睡覺了。
真人游戏电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