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說網 > 農家嬌女 > 第九十九章 夜襲
    祝二家的和夏氏就開始燉羊頭和羊雜,夏離照著前世的羊肉火鍋調了蘸碟。這東西有些多,就請夏老頭父子來吃飯。

    只要夏家不過份,夏氏還是想盡盡孝心,該走的親戚關系也不好不走。夏離則是一直想請夏柱來吃頓飯,今天正好。若不是討嫌的小楊氏,還想把另幾人一起叫來。

    晚上,不僅請的那幾人來了,連二虎和三豹、大黃都來了。還帶了夏家送他們的年禮,兩條臘肉,一斤紅糖,一塊紅色細布,兩斤芝麻。細布的顏色嫩氣,一看就是專門給夏離買的。這個年禮,是這些年來夏家送她家最重的一次。

    夏老太看著房檐下掛的一排肉和野物,羨慕地說道,“嘖嘖,看看這些東西多討喜,你們家的日子是越來越富足了。”

    夏柱哈哈笑道,“看娘說的。咱家后院的那兩頭肥豬,看著比這些東西更討喜。”又笑道,“后天請你們去家里吃殺豬菜,離丫頭和聚小子、祝二兄弟,你們都去。”

    羊雜湯鍋非常香。夏老漢深吸了幾口氣說道,“好香。自從不當獵人,我就再也沒吃過這些東西了。”看了當當一眼,又道,“這條獵狗好。若當初我的獵狗也這么厲害,興許我就不會受傷了。”

    夏離笑道,“以后當當獵了大野物,再請外公和舅舅來家喝酒。”

    夏柱和夏鐵都笑起來。

    湯鍋熬好,給祝家三人舀了一小鍋,讓他們去東院吃,還給祝二拿了半壺酒去喝。

    看著夏老太揪心的樣子,夏離沒理她。她一定在想,給下人吃這么好的東西,還不如留著給他們拿回家去吃。

    吃著夏離做的蘸碟,夏柱笑道,“離離能干,怪不得葉大人和劉公子喜歡吃你做的吃食。豆腐乳和韭菜還能做蘸醬,蘸了這些醬,羊子果真就沒有膻味了。”

    家里沒有韭菜花,夏離就用韭菜代替。雖然味道遜色不少,但所有的人都吃得噴香。

    一大盆湯肉吃完,夏氏又去舀來。大人和孩子、二狗一熊都敞開了肚皮吃,不僅吃完了肉,還吃完了里面的豆腐、蘿卜、白菘。

    酒也好,是葉風他們上次來家里時剩下的半壇。

    夏老漢吃得酒足飯飽,極是滿意。大著舌頭對老太太說道,“看看閨女和外孫女,這就叫大氣。請人喝酒,就要喝得舒坦。以后你也別那么摳摳搜搜的,吃點肉還要分,丟人。”

    夏老太冷哼道,“有錢才能大氣。沒錢,怎么大氣得了?”

    喝高了的老頭極其豪爽,眼睛一鼓,吼道,“咱們家咋沒錢了?大兒二兒賣肉打鐵,三兒又當了官,家底除了能打兩副上好棺材,還有……”

    老太太生怕老頭把家底抖落出來,趕緊說道,“灌了幾口黃湯就開始吹牛。走了,走了,家去。”

    把夏家人送走,夏離把門開了一陣,還點了根線香,屋里的膻味才小了些。

    子夜,萬籟俱寂,寒星閃爍。

    從石板村的一個土墻院子里跑出三波戴著面巾的男人,每波五人,直接向三草鎮的方向而去。

    大半個時辰后,十六個人從三草鎮跑至烏江邊,身上都背著包裹,一個人的肩上還扛著一個大麻袋。十六匹馬從一個林子里被牽出來,眾人上馬往南狂奔。

    與此同時,六個人從石板村摸去了小洼村最東邊的一個院子。這幾人心里腹誹不已,都怪那個李大讓,說什么這家的閨女長得貌若天仙,比戲子小白霜還漂亮,讓老大動了心思,遣他們來搶人。

    相較于搶人,他們更愿意去地主家搶錢。搶錢可以趁人不備藏些在鞋底里或是褲襠里,可搶人就不行了,人長得再漂亮,他們也只能在路上捏一捏,撈不到一根頭絲兒。

    來到那個院子的墻根下,幾個人又高興起來。這家雖然比不上朱地主家,但遠比其他的農戶好,還是能順點錢財。

    他們分工合作,三個人在墻根處蹲下,三個人踩上同伴的肩頭爬墻頭。

    爬墻的人中,一個人手拿弓箭,他是專門對付這家大狗的,聽說這家大狗特別厲害。一般人家的大狗都睡在房檐下或是柴房里,一看到就立即射死它。

    另兩人手拿砍刀,腰間插著迷煙,他們是進去放迷煙搶人的。最好把人都迷暈,搶人的同時再順點錢財。

    三人剛爬上墻頭還沒看來得及看院里,一陣狗的狂吠聲猛然響起,在寂靜的夜里特別嚇人。

    三人一愣,他們還沒跳進去呢,這家大狗的耳朵也太好使了吧。

    接著,傳來孩子慘烈的哭聲和不明野物的慘叫聲,鄰居家的狗叫聲和后院的雞叫聲也都響了起來。

    還沒開始搶,怎么就弄出這么大的動靜?

    那三人相互望望,正不知道該往院子里跳還是該往院子外跳,就看到一條大狗從房里沖出來。

    那個拿弓箭的賊人一箭射出,射中大狗的同時,一個少女緊跟著狗跑出來,她的手一松,箭也射中了放箭的人。

    那人慘叫一聲掉下墻外,帶著箭的大狗依然沖向墻頭去咬還爬在墻頭的那兩人,大狗逃得老高,似乎嘴就快咬到他們,那兩人嚇得齊齊跳向墻外,幾人扶著受傷的人往竹林里逃去。

    拿著砍柴刀的祝二跑了過來,接著拿著刀的夏氏和拿著棒子的祝二家的都跑了出來。

    夏離跑過去查看當當的傷,箭射在它的大腿處,箭傷不大,但它剛才跳躍時把傷口拉大了,血不停地順著大腿往下流。夏離心疼得要命,安撫著狂躁的當當,卻不敢馬上把箭拔出來。

    當當還想追出院子,被夏離緊緊抱住。

    他們不敢馬上開門,怕外面有埋伏。祝二拿著梯子爬上墻,看到那幾人跑進了竹林,院子周圍也沒有埋伏。說道,“大姑娘,那幾人跑進了竹林,肯定是進山了。”又摸了摸墻頭,說道,“這里有血,有人受傷了。”

    夏離說道,“我射中了一個人的肩膀。”

    她不敢把那人射死。不知道這些是什么人,自家在明處,一舉殲滅不了,就不能把他們得罪徹底。

    祝二下了梯子,又問,“追他們嗎?”

    夏離搖頭,“追不上,追上了你一個人也打不過。你快去把老周大夫叫來,給當當治傷。”
真人游戏电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