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說網 > 農家嬌女 > 第一百零二章 畫像
    夏氏了一會兒呆,走去堂屋,對夏聚說道,“你帶著熊樣去東院找祝財玩吧。”

    夏聚搖搖頭,小聲說道,“我要在這里守著姐姐。”

    夏氏伸手摸了摸他的小揪揪,去了廚房。

    祝二家的已經燒上了火,她們也沒有心思做飯,只做了一鍋雞蛋白菘疙瘩湯。

    飯擺上桌,夏聚才去臥房拉夏離,輕聲說道,“姐姐,去吃飯了。你也別太難過,當當過幾天就好了,不會瘸的。等我長大了,會保護姐姐和娘親,還有當當和樣樣,不讓你們受欺負。”

    他很羞愧,覺得自己是個男人,關鍵時刻卻沒有一點用。

    夏離強笑道,“好,姐姐等著你長大。”

    一家人悄無聲息地吃了晌飯。

    飯后,夏聚也不午歇,繼續坐在門口當門神,還不許夏離出門。夏離出去上茅房,他就帶著熊樣跟著,在茅房門口守著。

    看到他緊張的樣子,夏離真是又暖心又心酸。

    未時末,又出去打探消息的祝二回來了。

    他說,縣尉大人他們調查清楚了,朱家新來的那個長工是土匪的細作,晚上給朱家人吃了蒙漢藥。把土匪放進來后,土匪用水把朱地主弄清醒,問清楚藏錢財的地方。因為朱地主見過他們,搶了后就把他殺了……

    這件事在附近鬧得人心惶惶,所有人家都關門閉戶,聽說連縣城守門和巡邏的軍爺也增加了好些,鎮上和每個村子也都招集了鄉兵巡邏……

    夏離暗哼,那些鄉兵里,弄不好就有個是奸細。

    正說著,二虎又牽著大黃來了。二虎說,“我爺說,你家當當受傷了,就讓大黃暫時呆在你家看院。晚上睡覺前,讓祝二叔叔帶著大黃去院外和竹林里巡視一圈。”

    當當的傷好之前,自家的確需要一只健康的狗子。夏離笑道,“好,回去替我們謝謝外公。”

    她起身出去把系大黃的繩子拴在門柱上,又把裝了肉湯拌飯的大碗放在東廂檐下,大黃過去蹲著吃起來。

    夏聚在她后面亦步亦趨地跟著。

    夏氏則埋怨二虎道,“這時候還敢一個人來我家,也不怕被土匪搶上山當小土匪。”

    二虎滿不在乎地說道,“土匪又不是傻子,敢這時候來咱們村。”

    夏聚不高興地說道,“你不知道虛虛實實嗎?”

    說完,又把娘親和姐姐拉進了屋里。

    二虎也跟了進去,嘴里還嘀咕道,“你太小心了些。”

    夏聚不服氣地說道,“我姐姐和娘親長得這樣俊,我自然要小心。”言外之意是,你的娘親和姐姐沒有那么俊,所以你才不用這么小心。

    剛剛申時,縣衙里的捕快同一些軍爺來三草鎮及附近村子分頭巡查,每家每戶都要看一遍,由于事情太大,潼寧縣衙和守軍聯合行動,緝拿匪人。石板村和小洼村要重點查看,聽說是由縣尉大人親自帶隊。

    五個人來了夏離家,其中三個軍爺,兩個衙役。他們先每間屋子檢查了一遍,又拿著兩張畫像問夏氏幾人見沒見過。

    一個衙役說,畫上的兩個人是華湘山里的匪,一個外號叫“刀疤臉”,是那群土匪的大當家。一個外號叫“大痦子”,他的嘴下長了顆黃豆粒大的黑痦子,是那伙土匪的二當家。

    畫像雖然很是寫意,夏離也看出來刀疤臉正是前天她看到的人,另一個大痦子她從來沒見過。

    官府的人還是比較聰明嘛,不僅畫了刀疤臉的畫像,還畫了二當家的畫像。

    夏離搖搖頭,平靜地說道,“沒見過。”

    夏氏見刀疤臉的畫像跟夏離描述的人一樣恐怖,嚇得一驚。

    拿畫像的捕快瞳孔縮了一下,盯著夏氏問道,“你見過他?”

    夏氏趕緊搖頭道,“沒有,我是看他長得太嚇人。”

    那個捕快冷哼道,“那么大年紀了,忒沒用,連你閨女都不如。”然后,又意味深長地看了夏離一眼。

    夏離的余光打量著這個捕快,覺得他不僅說的話不好聽,眼光也瘆人。

    旁邊一個軍爺說道,“也不能怪這位大嫂。刀疤臉長得嚇人,一大半的婦人和孩子都會被嚇到。”又指著夏離說道,“這么大膽的小娘子,著實不多。”

    那個捕快又問道,“聽說小洼村最東頭的一個院子也來了匪人,其中一人還被一個小娘子射傷了。就是你家吧?”

    夏離點點頭。

    那個捕快仔細看了夏離幾眼,笑道,“倒是個俊俏的小辣椒。”

    另幾個人也格外多看了夏離幾眼,笑起來。

    夏聚拉著一個軍爺說話了,“軍爺,我三舅舅是軍里的副尉,穿的衣裳跟你的一樣威風。前些天,他還領著他的長官都司大人和千戶大人來我家吃飯了。”

    那個小頭目笑道,“倒是個伶俐孩子。”一揮手,“走吧,去下一家。”

    那些人走后,夏氏拍拍胸脯說道,“這些人是來捉拿土匪的,我怎么覺得他們跟土匪一樣可怕。”

    夏離冷哼道,“自古官匪一家,誰知道那些人里有沒有細作。”她想到那個捕快看自己的眼神很奇怪,肯定不懷好意。

    當當又醒了,夏離給它喂了藥的一刻鐘后,又把給它做好的蓮白丸子飯,還有番芋泥喂給它吃。留著吃的番芋本來就少,想著這段時間要經常給當當做,只用了一個,其他人都不舍得吃。

    熊樣饞得直吞口水,也懂事地沒有鬧著要。

    當當又哼哼了兩聲,夏離知道它要尿尿,就抱著它去后院菜地里決定了。夏聚、二虎和熊樣跟著,熊樣也跑過去拉了尿尿。

    之后,幾人又坐在屋里想心事。除了二虎的表情比較輕松,其他人都極是嚴肅。

    晚飯前,夏柱來了一趟。

    他說,聽周里正說,目前還沒找到土匪藏身的地方,也沒有人看到刀疤臉,但有人晃眼看到過大痦子,猜測應該是那伙土匪干的無疑……周里正還問他,是誰看到的刀疤臉,他說沒注意,是過路的……

    夏柱又把想賴在這里吃晚飯的二虎硬拉走,說現在太亂,不許孩子亂跑。
真人游戏电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