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說網 > 農家嬌女 > 第一百零五章 勢必要分開
    夏離又說道,“我知道你們不相信。”她走過去坐在當當的旁邊,另兩條戎犬狂吠著要去攻擊她,當當一下用三條腿站了起來,沖它倆吼了幾嗓子。

    之前在軍營里,這兩條戎犬是虎子的嘴下敗將小跟班,立馬老實下來。當當就爬在夏離身上,把小腦袋放在她的肩上輕輕蹭著。

    她輕輕順著當當背上的毛,繼續說道,“它一直這樣趴在我身上,高興得伸出舌頭對我笑。我看出來了,它一定也認識我,知道我是它親人。它不會說話,只能這樣表達它的情感。我就說服我娘留下它,還給它起名叫當當。我娘說,若它沒人要,我們就養著,若主人找來,我們就還了……后來,我娘聽說都司大人丟了一條狗,樣子有些像當當,就想把狗牽去劉公子那里,若是他找的虎子就還給他。我不同意,說品種一樣的狗很多,燕山狼犬不一定就是虎子……后來,我三舅回來找虎子了,我怕當當真的是虎子,又實在舍不得它離開我,就騙三舅當當是三月份來的我家,虎子是四月份丟的,時間上不對……”

    夏離把當當放在地上,站起身說道,“你們一定奇怪,我為什么不要五千兩銀子,冒著得罪都司大人的風險也要把當當留下吧?因為,我是真的把它看成了我的親人,親情無價,再多銀子也買不到……通過大蟒和土匪來襲這兩件事,我也更加愿意相信當當就是我前世的親人。它不顧自己安危保護我,也只有親人才能這樣奮不顧身,否則我真的就死了。葉大人,是我不對,我這么做是錯誤的。但是,我現在還是要說,我留下當當并不后悔,哪怕心底深處知道自己不一定能永遠留下它……要罰就罰我吧,不管什么罪我都認了。所有事是我一人所做,我騙了我三舅和我娘,其他人就更不知情。”

    說完,就站起身低著頭,等待葉風的懲罰。

    夏氏趕緊磕頭哭道,“不是這樣,大人,不關離離的事,是我堅持把當當留下的。我是她娘,她做事要聽我的,要罰就罰我吧。”

    當當似乎也聽懂了前主人或許要會對姐姐不利,三只腿站起來,擋在夏離的前面,沖著葉風就是一陣狂吠。

    葉風愣住了,他沒想到之前異常聽自己話的虎子此時會為了這個小姑娘對自己這個態度。

    皺眉道,“虎子,你怎么了?不許這樣。”

    葉勁也皺眉嗔道,“虎子,那是大爺,不懂禮貌。”

    當當又立著眼睛對葉勁惡狠狠狂吠一聲,厲害得不得了。那是你大爺!

    夏離知道,于情于理于法于實力,自己都不可能再繼續留下當當了,她和當當勢必要分開,心里難受極了。

    她含著眼淚蹲下,順了順它的毛說道,“當當乖,莫亂動,莫大聲叫,會把長好的傷口又拉開,多痛啊。”

    當當聽了,又用腦袋蹭著她的腿,低聲嗚咽起來。

    葉風搖搖頭,扯著嘴角說道,“你們這些作派,倒是讓我搞不懂了。這虎子明明是我的,是我把它帶到身邊,當寶貝一樣從小養大,還調教得它一身本事。不慎讓它走失了,是你藏匿不報,怎么像是我要強搶你家東西一樣?”

    夏離嘆了一口氣,她總不能說當當的靈魂是屬于自己的,而皮囊是屬于你的吧?

    夏聚也終于搞懂了,原來當當不是自家的,而是人家的。他一下大哭起來,說道,“葉大人,求求你,不要把當當帶走,我家不能沒有當當。是它幫著我姐姐打死了大蛇,還是它幫著我姐姐打跑了壞人。若它走了,我姐姐咋辦。求求你,讓當當暫時住在我家,等到我長大了,能護著我姐姐了,再還給你。求你了,夜大哥……”他一噎,咋順口叫出了那個稱呼。又趕緊改口道,“求你了,葉大人。嗚嗚嗚……”

    葉風正是聽說冒似刀疤臉和大痦子帶著一伙土匪來搶了這里的一家地主,還來了夏離家。他知道刀疤臉的行事作派,嚇了一跳,趕緊親自帶人來了這里。

    現在想來,若沒有聽力異常靈敏的當當,這個小姑娘真有可能被迷昏擄走。依這個小姑娘的厲害和氣性,即使被擄走,也會跟那些土匪玉石俱焚。這么美好的小生命若是以那樣一種形式結束,那真是沒天理了。

    他再看看嘴抿得緊緊的夏離,美貌,聰慧,還有無與倫比的靈氣。小小年紀,不僅箭術好,做菜好,還會訓狗,甚至比葉勁還深諳此道。

    虎子的個性他了解,聰明,敏感,暴躁,除了他和葉勁幾人,沒有人能管住它,可跟這個小姑娘的感情卻如此之好,甚至過了自己。

    難道,真如她所說,她跟虎子似曾相識,一如自己對那么多事物似曾相識一樣……或者說,前世她和它是親人。那么,自己和她呢?

    葉風的臉依然冷得嚇人,但心里遠沒外表那么平靜和不近人情。不管基于哪一種原因,對于這個小姑娘,他都不可能放手不管。哪怕氣她藏匿了自己的虎子,害他大費周折四處尋找,害他心力交瘁,他還是不能不管她。

    夏離看葉風冷著臉,話也說得不好聽,但眼里的寒意已經少了許多,沒有一點猶豫。她知道他不會把她推出去了,心里總算松了一口氣。

    她拖著抱著自己腿的當當走去夏聚旁邊,給他擦了眼淚,說道,“弟弟不哭,就是當當不在家,姐姐也會為你撐起一片天。當當既然是虎子,于理于法都該歸還他們。”又順著當當的毛說道,“當初姐姐偷偷把你留下,是姐姐做錯了,你的主人在這里,你就跟他走吧。放心,以后我會想辦法去看你,我永遠是你的親人。”

    還好她現在跟葉風已經有所交集,求求情,以后應該能去軍營看望當當。

    當當難過極了,沖葉風狂吠幾聲,就抱著夏離的腿哭出了聲,身子都抖動起來。
真人游戏电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