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說網 > 農家嬌女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長得像三更求票
    夏離來到堂屋,夏聚還睡得香,夏氏已經去廚房做早飯。她就去了東廂,領著一狗一熊去了后院,它們拉粑粑,她當“擦屎官”。

    回了屋,就給熊樣穿上紅布藍花的粗布小棉襖。花很大,是夏離直接用藍布剪好縫上去的,她直覺熊樣喜歡這個夸張豪放的風格。

    果真,熊樣穿上新衣美得不行,一溜煙跑去院子里,爬上沒有一片葉子的柳樹。

    它剛剛學會爬樹,爬得慢,又爬不了多高。而這次,它爬得飛快,還爬上了樹杈。它站在樹杈上給全村的人顯擺,也不怕寒冷的晨風,作著各種造型。

    還真傳來了鄰居郝云秀的贊揚聲,“喲,樣樣今天可真俊。長得俊,衣裳也俊。”

    大栓也捧場道,“熊樣真漂亮,比那些大姑娘還漂亮。”

    院子外面傳來了幾聲大笑和附合。

    熊樣高興極了,也張開嘴無比幸福地笑起來,又換了一個姿勢。

    夏離覺得,自家小黑熊精的幸福指數是最高的了,一件新衣、一勺蜂蜜就能讓它樂半天。

    見黑子坐在房檐下傻傻地看著熊樣,不知道它在樹上搞什么鬼。夏離又進屋拿了條紅綢,把黑子頭上的長毛梳起來,系了個蝴蝶結。

    等到夏聚醒了,夏離給他穿上新衣。紅色綢子小棉襖,紅色綢子小棉褲,棉襖上還繡了金錢花,又用紅絲帶給他扎了兩個小揪揪。

    小正太齒白唇紅,五官清俊,漂亮得不像話。

    夏離愛極了,捧著他的臉“吧吧”親了兩下。

    夏聚又幸福又高興,直在榻上蹦,嚷著,“姐姐親我鳥,姐姐親我鳥。”他好想好想親親姐姐,可忸怩了半天,就是不好意思。

    祝二家的端著熱水來給夏聚凈面。笑道,“都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你們姐弟兩個長得都俊,還有那么點像。”

    夏離捧著夏聚的小臉看了看,還真有一、兩分的相像。她的心里又泛起絲絲暖流,這就是上天注定的姐弟緣份吧

    她笑道,“嗯,真的有些像。”又道,“一家人在一起呆久了,就會越長越像。看看你和祝叔,也有那么一點像呢。”她記得前世就有這個說法。

    他們的對話正好被進來的夏氏聽見,她心里一突,仔細看了看夏離,又仔細看了看夏聚,慌張起來。但再想一想,大和朝的百姓千千萬,不是血親長得像的人也不是沒有。再說,兩地遠隔千里之遙,聚兒又這么小,真是那家人也不可能跑到這里來。想到這些,心又放了下來。

    夏氏似是無意地說道,“凡是長得俊的人都有絲相像,就說二虎和聚兒吧,他們也有些像呢。”

    祝二家的又笑道,“二虎長得像你,聚哥兒也越來越像你,他們兩個當然也就像了。”

    這話夏氏愛聽,笑瞇了眼地點點頭。

    早飯擺上桌,夏氏坐在位,夏離領著夏聚給夏氏磕頭拜年,夏氏笑著給了他們紅包。祝二一家又給夏氏三人磕頭拜年,他們又給了紅包。

    早飯后,夏聚帶著祝財去給村里的相好人家拜年。

    他們一走,夏離就把系黑子的繩子拴在了柱子上。它長得嚇人,怕把來拜年的人嚇著。沒管熊樣,它如今是村子里的公眾動物,都知道它膽子小,沒有它欺負人,只有人嚇唬它的。幾乎所有村人都喜歡它,也再沒有人說它嚇人想把它攆走的了。

    夏氏是寡婦,青年后生不好來她家拜年,來的都是孩子。

    夏山來了,他如今是官,在村里的身份是最高的。只去幾家拜年,其中包括姐姐家,還有石板村的李秀才家。

    大熊、二虎、三豹一起來拜年。他們是近親,給長輩夏氏磕了頭,夏氏給了他們一人一個裝了五十文大錢的紅包。

    李秀文也來了。他穿著天藍色綢子小長袍,頭戴同色小方布,站姿如松,有那么一點像迎著春風的小玉樹。

    夏氏笑彎了眼地上下打量著他。

    夏離有些無語,夏氏的這個樣子,真的像丈母娘看女婿的樣子。

    小少年看到如此亮眼的夏離,也有些臉紅,還不好意思正眼看她。看幾眼夏氏,再瞄她一眼。

    夏離更覺得好笑,古人真的早熟,才十一、二歲的小屁孩。

    夏氏抓了一把糖塞進他手里,問道,“今春你會下場嗎?”

    李秀文挺挺小胸脯說道,“我爹和先生都讓我下場試試。”

    夏氏高興地點點頭,又關心道,“學習忙,也要注意身體。”

    李秀文躬身道,“謝嬸子關心,我會的。”看了夏離一眼,又道,“先生說,我只要揮穩定,有八成把握。”

    送走李秀文,夏氏對他又是一番猛夸。夏離點著頭,一個耳朵進一個耳朵出。

    村子不大,午時初夏聚二人就回來了。夏聚高興地拿出幾個紅包,是給夏家長輩磕頭得的,他只記得三舅舅給的紅包最重。那個裝了二百文的紅包,肯定是夏山給的。兩個裝了五十文,應該夏老漢和夏柱給的。一個裝的是二十文,應該是夏鐵給的。

    祝財說,夏三舅還給了他一個裝二十文大錢的荷包,讓他服侍好聚哥兒。

    夏離暗道,夏山的確是那三兄弟中最記情和最活絡的一個。夏鐵長得最高大,心眼和眼界卻最小。

    夏家五個孩子,兩個姑娘不說了,從來不被老兩口待見,也沒學到他們那么多毛病。哪怕夏離沒見過二姨夏梅娘,但從她拒絕跟老夏家來往看,也是個好強的女人。

    老大夏山很小就經常出去打零工,跟老兩口接觸得不多,勤快,有擔當。

    最小的夏山在九歲的那年,夏氏就回來了,他許多時候都是跟著夏氏一起生活,也被教得很好。

    只有身材最粗壯的夏鐵像老兩口多些,小氣,特別重男輕女,喜歡占便宜,還好不完全像夏老太,貪財沒有貪得那么理直氣壯。

    夏氏接過夏聚遞過來的紅包,笑道,“聚兒有這么多錢了,娘都幫你收著,想買東西就來拿。”還拿了十文錢出來放進他的荷包當零花。
真人游戏电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