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說網 > 農家嬌女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商量接人一百月票+
    夏聚又道,“姐姐想買什么東西了,也找娘拿錢。”

    夏氏和夏離都笑起來,這孩子無論什么時候都這么暖心。

    又讓祝二領著他們去石板村,給李秀才夫婦拜年。雖然李大讓被抓起來了,還是不放心祝財一個人陪他去。

    聽夏聚回來說,夏山跟他們一起回村的。好像夏山舅舅說的一些打仗和剿匪的想法,很得李秀才賞識,邀他去書房談了很久。看來,夏山這次去李家是做足了功課,博得了李秀才的喜歡和看重。

    夏氏聽了,心中很糾結。既替弟弟高興,又替夏離或許會失去一個好相公的備選而遺憾。

    大年初二,天空飄著雨加雪,氣溫驟降。夏離幾人都穿上了最厚的衣裳。

    巳時,夏氏就帶著夏離、夏聚、熊樣,還有拎著兩包點心、一只雞的祝二家的去了夏家。

    夏離和夏聚都不想去老夏家,但今天作作樣子,也要跟老娘回去吃頓飯。

    熊樣的膽子大多了,也就帶著它一起去串門。它本來是縮著脖子不想出去的,但作客的興奮還是戰勝了寒冷,跟著去了。

    帶祝二家的是因為夏老漢了話,家里兒媳婦和孫女都要回娘家,沒人干活,讓祝二家的去做飯洗碗。

    夏離暗誹,夏老漢人不壞,就是太小氣,再把祝二和祝財父子叫上,又能多吃他家幾口飯?

    沒帶黑子,它長得太嚇人,又特能吃,老兩口肯定都不喜歡它。

    夏柱和夏鐵都陪著婆娘兒女回了娘家,夏家只有老兩口和夏山在,難得的清靜。

    夏離給夏老漢和夏老太磕頭拜年,給夏山萬福拜年,又分別得了一個五十文和二百文的紅包。

    夏山代夏柱給了夏離一個裝了五十文大錢的紅包。

    夏氏又把一個裝著五十文大錢的紅包交給夏山,讓他轉交給夏大妮,幾個小子的紅包拜年時已經給過了。

    夏氏還悄聲告訴夏山,她也給了二妮一個,讓夏離幫她保管。不是看夏鐵兩口子的面子,只是心疼那個姑娘。

    夏老太見夏氏只給了大妮紅包,問道,“怎么沒給二妮一個?”

    夏氏道,“大哥想著我的閨女,我當然也就想著他的閨女。”頓了頓,又說,“娘也知道,即使給了二妮,二妮能捂熱乎嗎?”

    老太太很想說,二妮沒捂熱乎也是到了我們老夏家。但還是聰明地沒有說,說了不管用,還會招致老頭子的罵。那個死老頭子,現在是越來越不給她留老臉了。

    夏山本就跟夏氏幾人的關系好,現在夏老漢比原來更要禮遇夏離,對夏氏和夏聚的態度也好得多。夏老太依然對夏聚的臉色不太好,但也不敢再亂說話。氣氛也就十分和諧。

    夏家人已經知道當當被葉大人“看中”,要去了軍營。

    老爺子與有榮焉,比著大拇指說道,“離丫頭聰慧,調教出來的狗子都比別家的狗子有本事。你莫舍不得,山子好了,你們也就好了……”

    眾人又感慨世事無常,朱家遇到了這種倒霉事,也不可能再跟他家繼續說親事了……

    夏老太感到后怕,“好在山子沒跟那閨女定親。朱地主死了,她家被搶了,說好的銀子和田地也不會給全了,娶個沒錢的傻婆娘可是糟心……都說她昏過去的時候被土匪摸過,名聲已經壞了……”

    “娘!”夏山的臉紅到了耳后根,制止他老娘再繼續說下去,“人家遭逢大難,多可憐,你咋能那樣說她。”

    夏老太不高興地說道,“你沖老娘吼什么,別人都這么說,又不是我編的。呵,你現在稀罕她了,當初干啥去了……”

    夏山氣道,“別人說是別人,娘不要那么說,不好。”又紅著臉說,“我什么時候稀罕她了?不管是誰,攤上了倒霉事,咱們都不要落井下石。”

    夏老太又冷哼道,“那老柳家聽說朱家出了事,來咱們家更勤了。哼,憑他跑斷了腿,老娘也不會讓她家閨女進這個門。”

    夏山又鄭重地跟老兩口說道,“爹娘要記著,不管說誰家,都要經過我的同意再說。還有,娘不要出去亂說話,那些村婦無事都要攪出三分浪,娘的有些話說出去了會惹事……”

    自從朱地主家出了事,夏老漢更傾向于李家了。說道,“山子,那李姑娘是好,模樣、氣度、學識,樣樣出眾。奈何再好,可李秀才不同意。你這么大歲數了,總不能一直耗著吧?”

    為了小兒子的親事,他愁得睡不著。

    夏山說道,“不急,我自有打算。”

    夏離暗道,夏山二十歲,就成了“這么大歲數”。而葉風已經二十一歲了,不知他什么時候會娶媳婦……

    想到這些,她又是一陣煩躁。悄聲問夏山湘山府城怎么走,過些日子她想去看望當當,順便再看看那里是不是真如夏山說的那樣好。若不錯,他們就暫時住在那里。

    夏山看了一眼越長越像仙女的外甥女,說道,“離離不著急,等下個月我休沐的時候,帶你一起去。那條路不算安全,你一個小娘子,就是讓祝大哥陪著都危險。”

    想想那里的土匪多,夏離也只得點頭同意。

    夏氏說道,“爹,能不能讓大哥或是鐵子去一趟華縣,把梅娘接回家住幾天?”

    夏老太面上沒意思起來,嘀咕道,“那死丫頭的氣性忒大,前些年讓柱子和山子去接過兩次,蘭娘還給她帶了銀子。她連面都不見,也不要銀子……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回來看看爹娘。”

    夏老漢用煙桿敲了敲桌子,嘆道,“我也一直想接她回來住住,特別是近半年,想她得緊。怕她一直慪氣不回來,我到死都見不到她一眼……唉,那些年家里窮,吃了上頓沒下頓,委屈兩個閨女了。我的身子骨不好,老太婆賣了蘭娘,又把梅娘嫁去那么遠,我也就由著她了。”

    夏老太不高興了,說道,“怎么委屈她們了?哪個窮人家不是這樣過來的,村里的李家、王家、譚寡婦家,不都是這樣?若當初不賣蘭娘,蘭娘哪有現在的好日子過……”

    ps:有些網站看不到作者感言,清泉就在這里說了,若親喜歡清泉的文,就正版訂閱吧。文文的訂閱成績非常不理想,這不僅打擊了清泉的信心,也會降低文文的曝光率,成績也就更不好,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真人游戏电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