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說網 > 農家嬌女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前朝古董
    求月票

    夏離再大的氣也消了。十兩銀子不算什么,當當的這份心卻讓她感動。

    但是,這份感動卻是不能表現出來,讓它覺得自己出去幾天幾夜是對的。小東西經常這樣不聽話,多讓人擔心。夏離假裝唬下臉剛要訓斥它們,就看到葉勁一下把銀元寶撿了起來。更確切地說,是搶了過去。

    他借著月色翻著銀元寶看了看,眼里露出精光,激動的聲音都顫抖起來,“像是前朝的,像是前朝的,居然是前朝的……哈哈哈哈……”

    夏離也看到,元寶上面寫了個大大的“壽”字,元寶底下寫的是幾個小字——“寶慶元寶”。她也激動起來,問道,“你的意思是這東西是前朝古董?”

    葉勁看了看院子里的幾個人,壓低聲音說道,“這關系到一個大秘密,你們千萬不要把當當從山里撿回這種特殊銀子的事情說出去。誰敢說出去,就是與我家大爺為敵。”他的表情異常嚴肅和鄭重,還把銀元寶揣進了自己懷里,又道“我明天就把這東西帶給我家大爺。”

    夏氏幾人都趕緊點頭允諾。

    當當可不高興了,這什么人啊,居然敢當著它的面強搶它送姐姐的東西,太壞了。它沖著葉勁就是一陣狂吠,眼睛鼓成了牛眼,厲害得不得了。意思是,趕緊還回來,快點還回來……

    葉勁氣樂了,把胸口那錠銀子捂得更緊,解釋道,“不是我要搶夏姑娘的銀子,是這錠銀子非常非常重要,我要拿回去給大爺瞧瞧。你放心,大爺不會讓夏姑娘吃虧,會再給她一錠銀子……哦,不,肯定會給她很多錠銀子。”又笑道,“夏姑娘是真把虎子養家了。”

    夏離也笑著順了順當當的頭,說道,“別那么小氣,那銀子對葉大人或許有大用。”

    她覺得,葉勁這么重視這東西,不僅因為那是個“古董”,肯定還有其它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原因。

    熊樣又擠了過來,伸出兩只胖掌給夏離看。肥掌上鐵勾一樣的指甲里,塞了許多泥土。

    夏離握著熊樣的一只小肥掌笑道,“樣樣也幫著當當挖寶貝了嗎?謝謝你。”

    熊樣點點頭,又用一只小胖掌指了指門外。

    夏離等人抬頭往門外望去,看到竹林邊上坐著熊大和熊膽,它們正眼巴巴地望著他們。熊樣的意思是,它們也幫著挖了。

    真是一家子黑熊精。夏離一直激動撿回來的銀子,卻忘記它們一家都來了。

    夏離忙笑道,“謝謝你們啊,我請你們吃甜糕糕。”又讓夏氏把那幾斤桂花軟糕都拿出來。

    她還不敢請它們來家里玩,就請它們在門口吃點心了。

    夏氏拿出來,夏離接過向它們走去。

    夏氏嚇得抓住了她,喝道,“不能去。”

    祝二看到過熊瞎子生崽,知道它們不會傷害自己。就接過夏離手里的桂花糕,向它們走去。在離它們一丈遠時,把糕點放下,笑道,“我家大姑娘請你們吃甜點心。”

    把紙包打開后,就倒了回去。

    一大一小兩只熊熊聞到甜甜的味道,就走過去坐著吃了起來。熊樣看了,也屁顛顛地跑過去一起吃。它們吃得狼吞虎咽,不一會兒就吃完了,熊大和熊膽還把油紙捧起來舔著。

    夏離又讓祝二家的把剩下的小半盆子飯用糖拌了,拿出來給它們吃。

    祝二把盆子端過去,還對熊樣說道,“家里還有,別去搶。”

    熊大和熊膽又吃了起來,熊樣便只在一旁看著。

    兩只熊吃完,抬頭望了望門口的幾人,轉身向竹林里走去,而熊樣則回了自家院子。

    等到把二狗一熊洗干凈,再喂了它們,已經丑時末。黑子回東廂北屋歇息,當當和熊樣回西廂北屋歇息。服侍好它們,幾人才回屋睡覺。

    這次的動靜不算大,夏聚和祝財兩個孩子都沒被吵醒。

    當當和熊樣已經移去了西廂北屋,這依然是為當當以后跟夏離保持距離做準備,同時也是為熊樣將來能夠獨立做準備。夏離還是暗中買通了嘴饞的熊樣,它率先屁顛顛跑去了西廂,沒有面子的當當只有翻著白眼跟著去了。

    之所以沒有讓它們住去東廂黑子那間屋,實在是不得已。黑子是公狗,已經到了情期,無事就想跟當當談戀愛。當當到現在還沒有完全適應自己變了性,還經常以為自己是公的,所以最恨到它身上找愛情的狗子。不管是哪只狗子,觸了它的這個逆鱗它就會狠命的咬。村里的幾只公狗被都它咬傷過,再也不敢來犯,黑子也被它在腿上咬了兩個洞。

    即使黑子不敢再侵犯當當,還是不敢把它們關在一起。怕夜里黑子睡得迷迷糊糊犯賤,被當當收拾。它得不了好不說,還會吵得人睡不安寧。

    早晨起床,夏離看見一套衣裙擺在床邊的一個拖盤內,旁邊還放了一雙紅色繡花鞋,一個裝飾的匣子。她知道,這是夏氏娘讓她今天穿戴的。

    今天三月十三,是這個身子十三歲的生辰。

    在她的記憶中,從小到大,原主的每一個生辰夏氏娘都非常重視,都會給她做一套新衣。只有上年,由于李大讓把原主推進河里生了病,她的生辰是在床上渡過的。更確且地說,是在昏迷中渡過的,也就沒有穿新衣。

    她先沒有動這套衣裳,而是穿的舊衣。出去把西廂里的當當和熊樣放出來,再把東廂里的黑子放出來,二狗一熊去菜地里大解完,給它們擦了屁屁。它們這些天累著了,解決完內急又回屋繼續睡。

    葉勁已經吃過早飯,牽著馬從東院過來,他馬上要趕去府城。他對夏離說道,“夏姑娘,十五那天不一定能去府城了,看大爺怎么說吧。”

    夏離點頭道,“好。”

    她配合當當,當當配合葉風,當然是葉風說怎樣就怎樣了。

    葉勁又囑咐小丁道,“看好當當,萬不能讓它出事。否則,項上人頭不保。”

    葉勁的表情非常嚴肅,嚇得小丁摸了摸脖子,忙不迭地答應。

    看到如此的葉勁,夏離對那錠“古董”有了更多的猜測。
真人游戏电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