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說網 > 農家嬌女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生氣
    夏聚笑起來,“姐姐撒嬌了,我也要撒嬌。”然后,抱著夏氏的另一只胳膊把頭枕在她的另一個肩上。

    蹲在椅座下的當當見了,也立起身把前蹄搭在夏氏的膝蓋上。

    夏氏大樂。有了這一雙兒女,一切的一切都值了。

    回到都司府,送了華嬤嬤小孫子一包糖果,又給了熊樣幾根甜蜜蜜的芝麻棒,哄得小東西樂開懷。

    夏山回來了,葉勁去前院叫葉力來喝酒,看到葉全在,也把他叫了來。夏離跟葉全不太熟悉,他的歲數很小,也就十五、六歲,眉清目秀的。聽說,他是葉風乳娘的兒子,既是葉風的親兵,經常還會在府里貼身服侍,一般出城都不帶他。

    夏聚把買的醬鴨子送去后堂給葉風和劉長昭添菜。

    葉風正好在凈房洗漱,劉長昭還沒來,夏聚就把鴨子交給了尋影,說孝敬葉大人和劉公子。

    尋影接過笑道,“哎喲,這是北燕酒堂的醬鴨子啊,我家大爺和表公子都喜歡這個味兒。謝謝夏小哥,也謝謝你娘和你姐姐。”

    夏聚走后,尋影把鴨子裝進一個青花白底的細瓷碟里。

    尋眉皺眉說道,“那兩個鄉巴佬還挺會巴結人。咱們大爺和表公子是什么人物,怎么會稀罕他們送的腌臜吃食,賞給掃地的何婆子她們吃。”

    說著,就要拿裝鴨子的碟子出去。

    尋影趕緊阻止道,“稀不稀罕,大爺說了算。咱們怎么能隨意處置別人送大爺和表公子的物什。”

    正說著,穿著便裝的葉風過來了。

    尋影屈膝笑道,“大爺,今兒夏姑娘和夏小哥上街玩耍,還專門給大爺和表公子帶了一只北燕酒堂的醬鴨子回來。”說著,指了指那碟鴨子。

    葉風聽了,沒有表情的臉上劃過一絲笑意。

    葉風在家里很難對誰有個笑臉,都是面無表情,在京城的國公府亦是如此。

    這不僅讓尋眉吃了一驚,連尋影都愣了愣。

    等到劉長昭來了,兩人坐去桌前吃飯,尋眉為他們斟了酒。

    葉風又說道,“去,把葉力叫來,爺有事讓他辦。”

    尋影出去傳話,稍后金箭走了進來。稟報道,“大爺,力哥和葉全被勁哥叫走了,說是夏副尉請他們在后院喝酒。”

    葉風正在吃醬鴨子,聽了臉色一沉,心里極不舒坦。埋怨夏山沒有一點眼力見兒,請了葉力三個人,都不知道請自己。即使請了,自己難道還會去?

    想想,去她住的院子喝酒,他還真的想去。

    尋眉見自家大爺沉臉把鴨骨頭甩在桌上,抿嘴笑了笑。她就說嘛,自家大爺神仙般的人物,怎么稀罕那鄉下人送的吃食。

    劉長昭也不高興了,翻了翻眼皮,嘟囔道,“那個夏副尉看著挺機靈的人,原來是個木頭。小爺之前也沒少去夏小姑娘家吃飯,怎么能只請他們,不請我們?”看了葉風一眼,又道,“哦,他們肯定不敢請表哥,就連著我一起不請了。哼,我得說說那丫頭,我這么平易近人,有請客吃飯的事不要落了我。”他是真寂寞,這里沒有什么朋友,葉風又管他管得緊,很少有出去串門子吃飯的好事。

    葉風一陣無語,沒請他還是因為自己。

    尋影趕緊笑道,“夏姑娘讓夏小哥孝敬了大爺和表公子一碟鴨子呢。”

    劉長昭聽說這鴨子是夏離送的,心里方好過些。

    尋眉聽了劉長昭的話,心肝顫了顫,表公子經常去那鄉下丫頭的家里喝酒?還好那家有自知之明,不敢請自家大爺……

    飯后,葉全喝得有些多,直接回屋歇息了,葉力和葉勁一起去了騰書閣。

    騰書閣一樓是葉風的起居室,二樓都是內書房,三樓是臥房。葉風平時在后堂住的時候多些,在騰書閣看書晚了,也會住在這里。

    此時,葉風正在騰書閣的二樓。

    他們稟報了夏離母女想在東榮街買房,以及看中金雁大街一處鋪子的事。

    葉風嘴角上勾,沉思片刻,問道,“金將軍的那個宅子賣了嗎?”

    金將軍原來是葉風手下的一個千戶,上年調去華縣當守備,家眷都搬走了,只留了一個老下人守著賣宅子。他的宅子就在玉帶河旁,跟河對岸的都司府隔了不過十幾丈遠。

    葉勁說道,“好像還沒有。不過,”他遲疑了一下,又道,“金將軍的宅子雖然不是很大,但很新,也比其它兩進宅子大一些,里面的房屋樹木規劃得都不錯,聽說他當初裝這宅子的時候頗費了些心思。叫價二百一十兩,賣價在東榮街一帶都算貴的。就是金雁大街的那個鋪子,夏嬸子還嫌貴,她們不一定愿意花那么多銀子買一個宅子。”

    葉風聽了,修長的手指輕扣了幾下書案,又跟他們悄聲交待了幾句。末了,還說道,“我也是想讓虎子……哦,當當,讓它安心住在家里。他們離得近,當當安心,有什么事也好找他們。”

    葉勁和葉力忙躬身應是。

    戌時初,葉風放下筆,走去窗邊望向那個院子。小院里沒有那個倩影,只有清輝鋪滿庭院。他站了一會兒,又失望地離開。

    此時,夏離剛剛進屋沒多久。她看見騰書閣燈火輝煌,知道葉風在那里。她一直在院子里望向那個高聳的閣樓,也沒看到那張熟悉的臉出現在窗前。她不敢站得太久,只得失望地進了屋。

    她坐在窗邊,望著落滿清輝的庭院,樹葉在夜風中飄搖著,偶爾落下幾片。

    她心里盤算著,四百五十兩銀子買鋪子,再重新裝修買桌椅、鍋碗瓢盆,大概要再用幾十兩銀子。再花一百三十兩左右買個小院子,裝修買家具物什,大概也要花個二十兩銀子。這些加起來,一共要花近六百多兩銀子。再拿一百兩出來做酒樓的流動資金,這樣就去掉了七百兩銀子。家里還有六百兩多銀子的存款,以后的生活也有保障……等到再掙了銀子,土匪又被消滅了,再在城外買些良田和莊子,她喜歡鄉村的寧靜生活。

    想通了,她才上床歇息。
真人游戏电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