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帝小說網 > 農家嬌女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巧啊
    夏離點頭允諾。黑子有事,肯定要跟葉風和葉勁他們說一下。不過,她也覺得黑子那么厲害,還跟熊大在一起,不太可能出事。當初當當受了那么重的傷,還不是找回了家。

    兩人正說著,傳來當當和熊樣的抽泣聲。它們聽說黑子出事了,也難過得不能自已。

    這一宿幾人一狗一熊都沒睡好。

    第二天早上,夏離帶著當當和熊樣去了東側門。夏氏回來了,夏聚又不需要再跟著去訓犬營了。

    見到葉勁,夏離又難過地講了黑子失蹤的事。

    葉勁也是痛惜不已。兩百多條戎犬,只有十五條犬用了“毛”字,它們是戎犬中除了當當以外,最厲害的。

    他也安慰夏離道,“黑子聰明,又跟熊大它們在一起,哪天找回家也不一定。”

    夏離道,“但愿吧。”又問,“葉大人還在忙?”

    葉勁點頭道,“嗯,來了那么多官兵,得理順……”

    他們依然在岔路口分手。夏離在王家一直在想黑子,愁眉不展。

    快晌午時,突然從遠處傳來尖利的哭叫聲。遠遠望去,在村東頭,一群人圍在那里,哭叫聲就是從那里傳出來的。

    王嫂子和王二河忙跑了過去,夏離沒有去湊熱鬧,只在門邊望著。

    不大的功夫,人群就散開了。有四個人被打得厲害,都是披頭散,鼻青臉腫,大人正是那天遇到的給訓犬營打短工的女人。還有三個孩子,一個女孩兩個男孩,最小的男孩被打得鼻血長流。再仔細一看,大些的男孩不是孩子,雖然又矮又小,還沒有那婦人的肩膀高,充其量一米三幾的個子,卻留了三綹胡子,背上還鼓了一個大包。原來是個成年駝子。

    那個女人和他,是兩夫妻?

    王嫂子和王二河回來了。

    王嫂子說道,“那些人一直眼紅彭大嫂給訓犬營打短工的活計,又欺負他家男人是個駝子,就經常唆使自家孩子去打人。今天肯定又是聽說彭大嫂接了一大批活計,掙得多,氣不過,讓孩子去打人家孩子,還誣人家偷東西。他們的心腸咋就那么狠,彭家已經夠可憐了。人家是靠力氣干活,沒偷沒搶,憑啥那樣打人家……”巴拉巴拉,一通咒罵。

    世上受苦的人何其多,夏離又是一陣長噓短嘆。不管怎樣,自己“明”的背帶,又讓那個艱難的家庭掙了一筆錢吧。

    好不容易等到下晌申時,又到了回府城的時候。

    聽葉勁說,今天當當和熊樣都不太聽話。

    夏離也能理解,自己都那么難過,何況是經常跟黑子一起玩的它們。她沒有批評它們,還安慰性地順了順它們的頭。

    回到小院,夏氏正跟夏柱推扯。她要給夏柱坐驢車的錢,夏柱硬是不要,說道,“驢車比我的腳程快不了多少,還要二百文大錢。我有的是力氣,何苦費那個冤枉錢……”

    夏離勸了幾句,夏柱不聽,也就算了。

    她把送二虎的東西交給夏柱,這些是葉風和劉長昭送夏聚的筆墨紙硯和吃食,比他們在街上買的好得多。二虎聽說夏離他們要在府城長住,哭得不行,就讓夏柱下次來的時候帶他來玩。另外,又給大妮和二妮各送了一塊顏色鮮艷的尺頭,這種顏色小楊氏做不了衣裳。

    飯后,夏離悄悄讓夏聚領著當當和熊樣去花園里散步,若葉風去了,把他留下,她找他有事。夏離則同夏氏一起,送夏柱去東榮街。

    回來后,夏離徑直去了花園。沒有葉風,只有劉長昭同夏聚和一狗一熊玩著。

    劉長昭也聽說了黑子的那件事。他還勸夏離不要太著急,黑子聰明,說不定哪天就回家了。想想當當,當初還受了那么嚴重的傷,還不是找了回去。

    玩到天黑,他們才回了院子。

    戌時,當當和熊樣要歇息了,夏離領它們出來在房檐下的沙盤里尿尿。

    抬頭望去,騰書閣燈火輝煌。二樓的一扇小窗里,一個人正向她這邊望著。

    那個人正是葉風。

    他也看到夏離的影子了,黑眸立即明亮起來,咧開嘴笑了。

    這舒心的笑容讓夏離無限歡愉。不過,他好像瘦了一些。

    夏離想了想,對屋里的夏氏說道,“娘,熊樣好像吃多了,有些積食,一直不自在呢。讓它去院子外面跑幾圈,我和當當看著。”

    也不等夏氏答應,她就領著當當和熊樣走出了小院。

    她站在院門外不遠處,讓熊樣圍著那幾顆大樹繞圈圈。熊樣繞了一圈又一圈,月光雖然明亮,可它的眼神不好,一不留心,撞在了一棵樹上。它慫慫鼻子,爬起來又繼續繞。

    而那扇小窗里的人影已經不在了。

    半刻鐘后,葉風就來了這里。

    他應該才沐浴完沒多久,穿著月白色闊袖軟緞長袍,濕漉漉的長被一根絲帶系在腦后,面色柔和,嘴角微勾。此時的他一點也不像冷峻的將軍,而是像俊逸的謫仙。

    他笑道,“巧啊,這么晚了,夏姑娘還在溜當當和熊樣?”

    夏離說道,“是吶,熊樣有些積食,讓它出來跑跑。葉大人也在散步?”

    葉風隨口道,“啊,有件事一直想不通,就出來吹吹夜風,清醒清醒。”

    他一直覺得自己好像之前有話要問夏離,但隔了這么多天,又天天忙于軍務,要問什么已經忘了。即使忘了,見她來到這里,便也鬼使神差地跑了來。

    夏離暗誹,明明是看到自己出來,他才來的好不好。

    她說道,“謝謝葉大人,那幾個茶盅很漂亮。”

    葉風笑道,“夏姑娘喜歡就好。”

    夏離又把黑子失蹤的事情說了,并道了歉。

    葉風的心也痛了痛。他非常喜歡五毛,五毛在那些毛中沒有哪個單項是最厲害的,但綜合能力卻是最強的。當初因為怕夏離在鄉下出事,他才忍痛把五毛送給她。

    但想到五毛的聰明,他又覺得丟的可能性不大。說道,“五毛辨別方向的能力非常強,還是跟熊大和熊膽在一起。母熊護崽,即使群狼都不敢輕易招惹它,它們找回家的可能性還是很大。”
真人游戏电影下载